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50|回复: 0

我跟两个邻居姐姐的疯狂情事3

[复制链接]

9

主题

484

帖子

877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77
发表于 2017-2-18 16: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后来就是这样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贼还没做,就心虚了。买了个自动洗衣机,12点准时开始洗衣服,她每次下楼的时候我都在过道晾衣服。这样就合常理了。我们住的是那种一楼是沿街店面的房子,屋子里没有阳台,两户之间的楼梯中间有个小阳台(三楼半),拉了根绳子,可以挂衣服。这样我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跟她搭讪,有一点小小的进步,她下楼的时候我会微笑点头,算打个招呼。第一次打招呼的时候,她也微笑了一下,那种美丽,让我很有点激动,不怕人笑话,真觉得有点发晕。最遗憾的是,她的衣服从来都不拿出来晾,都是晾家里,要知道,那时候我多么想看看她的小内裤。

  没多少天,我又出差了。等我出差回来,事情有了神转折。大概是五月底的样子,天气已经比较热了,只要在家我都把门窗打开了通风,睡觉的时候才关。最主要,我想看看她,运气好的话一天就可以见到她两次。我回来后第三天晚上快九点了,我半躺着看书,客厅里传来女人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对门的美女身上就裹了件大毛巾,头发湿漉漉的明显刚洗完澡,来问我们借针线!小陈住我隔壁,说没有。我在那一瞬间竟然蒙了,很奇怪,那一刻并没有产生欲望,而是脑袋死机了,木然的摇头,连没有两个字都没说。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我无数次的痛恨自己当时的怯懦与不成熟。

  她的这次到来,我觉得她是个生活作风不太严谨的人,觉得有了机会。另一方面,也有了危机感,觉得她是冲着小陈来的。虽然后来我们在一起的那段岁月里,我也问过她,她一直没承认,可我至今都是这样认为的。如果她跟小陈搞上了,我觉得自己就不太好下手了。可我确实很想搞她。小陈还是很招女孩喜欢的,来无锡这么短时间,就又有女朋友了。但他不敢往我们屋子里带,就有时候住她女朋友那儿。那女孩是跟朋友合租的乡下民房,条件比较艰苦,还喊我去吃过两次饭。都是挺老实的好孩子。我就帮他们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在我隔壁小区,500一月。刚好把小陈打发出来。

  没过多久,就证明了我的这个决定正确无比。一楼是店面,一个楼梯有六户人家,二楼的两户都是住的老人家。三楼有一户常年没人,也没租出去。我楼下住的一家三口,老公供电局上班,老婆是财务,大我十岁,我叫她迟姐(后来)。迟姐结婚生子早,女儿叫梅梅已经高一,寄宿,但离得很近,有时夜里回来。本来是很幸福的一家,可是老公迷上了赌博,欠了一屁股的债,工作也不要了,躲出去了。本来进楼梯的大门一直是敞开的,用石头卡住,从来不锁。可是自从迟姐老公逃了,就经常有人夜里来三楼堵门。迟姐每天晚上回来就会把楼梯大门关上,特地跟楼上楼下打招呼,让他们随身带大门药匙,还有外人按门禁不要开。那天晚上,从上海吃过晚饭回来夜里快十点了,还飘着一点点小雨。看到对面的女人穿着睡衣孤零零的站在铁门口。呵呵,没带药匙。我是带了药匙的,但这次学聪明了,我装着没带药匙。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个谎言,我说:“哎呀,门关了,我也没带药匙。”她说:“我就下来送个东西的,什么都没带。”我暗乐了一下,当然看见你什么都没带了,都能看出胸罩都没穿。夜里估计是没人进来了,因为就我们五家,两户老人家早就睡了,迟姐打死不会开门的,然后就是我跟她了。我本来想跟她聊聊的,气氛有些不对,就没闲聊。我发了信息给小陈,让他20分钟再过来。然后当她的面给小陈打电话,让他送药匙。因为飘雨了,那天夜里也有点凉了,我看到她有点哆嗦。我跟她讲20分钟能进屋子,建议她去我车子里坐会儿。她说:“你去吧,我没事儿。”我就到车里拿了把伞,还拿了件衬衫,我把伞打开交给她,然后把衬衫披在她肩上。她身体一僵,我是手有点抖,心跳得厉害。她轻声说了下谢谢。我勇敢的把左手继续搭她肩上,右手接过伞,轻轻搂着她。我紧张的看着她,她紧张的打量四周,没有反抗。我心下暗喜,她家里肯定没人,难道幸福这么快就来了?我心跳得厉害,想把手放下去搂住她的腰,没敢。我头朝她那边转,轻轻嗅她的发香,她头轻微的侧了一下,我又没敢造次。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小陈还是来了,我假装接过药匙。小陈朝我挤挤眼睛,我一脸无辜的装作茫然。就在我纠结要不要牵她的手上楼的时候,她飞快的跑了上楼,我知道,今天又没戏了。她家的灯亮着,门开着,她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我的衬衫。我接过了衬衫,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感觉说什么都不合适。就挥了挥手,说了句晚安。她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嗯,晚安。还有,谢谢。”然后转身进屋。我有强烈的拉住她的欲望,可我战胜不了我的腼腆,我也回屋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虽然看上去我们连手都没牵过,甚至话也没说几句,但我已经看到希望了,胜利在向我招手。她有个坏习惯,就是晚上经常会把门开着不带药匙下楼,至于楼下的大门,我第二天跟迟姐讲了之后,迟姐在铁门的顶端隐蔽位置放了一把公用药匙。要么去拿一下东西,要么去送一下东西。而且大多时候穿着睡袍下去,我需要这样一个机会。但是一有这机会就必须拿下。因为她老公像这样出去好长时间不在家的机会并不多。我瞄着呢,耐心守候。第三天还是快十点了,我等到了这样的机会。

  她又开着门,穿了件料子很少的睡裙下楼了,我看她到了楼下就把她家大门带上了。我迅速冲进浴室,脱光洗澡。有两个用意,第一,证明不是我关的,排除嫌疑。第二,我可以只穿内裤出来,让她直观感受一下强壮程度。我不太会勾搭人妻,只有用这最朴素的方式。我的大门一直是开着的,果然,一会儿工夫我就听到屋子里有声音。我穿条内裤,肩上披条毛巾就出来了。她很无语的告诉我,她悲剧了,进不去了。她穿了条丝质的短睡裙,粉红色。我瞬间感觉要勃起了,拼命咬住嘴唇,把嘴唇都咬破了,用疼痛来抑制勃起——不然太难看了。我问她:“你老公呢?”她说去河北了,要过好几天才回。公公婆婆那里没药匙。孩子上小学了,都是公公婆婆带。我到那天才知道她叫叶丽娜。她说怎么办?我说:“你住我这里吧,反正还有个房间,你睡我房间,我睡客房。”她说不用,她睡客房。我说我房间干净些,然后就新床单被套跟她一起换了一下。我是决定了,今天一定要搞她,哪怕强奸我也得把她给上了。

  我回房间把内裤脱了换了条沙滩裤,我们就坐沙发上看电视,喝茶,聊天。聊了很多,她问我明天怎么进去,穿成这样很不方便。我说明天帮你买好衣服,穿整齐了,喊开锁的就行了。一直聊到12点多。聊起劲来了,就什么都敢说了,告诉她自从见了第一次之后就一直惦记着她。她看聊下来的架势不对,说太晚了,睡觉吧。从沙发起身,我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怀里,她说:“不行,你要干嘛呀?”我说我太喜欢你了,我一定要吻你,她说:“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我抱住她柔软的小腰,耍无赖“你不给我吻一下我就不放手。”她无奈的翻眼睛:“你不许得寸进尺,吻是不行了,最多让你亲一下。”哈哈,基本得手!我说了个“好”字,就急吼吼的去亲她耳朵,她耳朵很敏感,瞬间红了,忙躲开,急道:“谁让你亲耳朵的?”我说我又没说不亲耳朵,重来。她说已经亲过了,我说没好呢,被打断了重来。她不让,我拼命去亲耳朵,她拼命躲,我把她扑在沙发上,她说认输了,还是给我亲一下嘴吧,我大喜过望,深情的轻轻的把嘴巴贴上她的小嘴,湿湿的,糯糯的,我还没把舌头伸出来,她把丁香小舌迅速的舔了一下我的嘴唇,又迅速的起身逃开了,跑到房间里,想把我关门外。我哪里还会客气,推开门,喘着粗气,抱住她的头,狠狠的吻下去,我舌头探去,她咬紧牙关,我一把撩起她的睡裙,左手抓住了她的右胸,多么柔软的感觉啊,真的摸到了!她转过头去,喃喃的说不行,不能这样。突然用力推我。我已经停不下来了,我抱住她,右手从她屁股后面,内裤里面朝下迅速探去,我的手指滑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好去处,好多水啊,手背都被内裤搞得全湿了。我心下大定。她哭着对我说:“你放过我吧,我求你了,放过我。”我欲火焚身,最主要是,今天这情况如果放过,那就再没有以后了。我把她压在床上,那条湿湿的小内裤还是被我在反抗中扒下来了。我一手把沙滩裤退下一些,扶起涨得发疼的鸡鸡,猛烈的把龟头插入。她“啊!”的一声惊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00:33 , Processed in 0.153463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