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回复: 0

知命难料桃花春

[复制链接]

8

主题

474

帖子

856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56
发表于 2017-6-21 19:5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公车上挤满了人,下午的运输高峰已经过去,车里还是满满当当占满了人。吴德成伸手抓着吊环,随着汽车的运动一抖一抖,东倒西歪。公园锻炼身体的活动中断了有一段日子了,今天吴德成久违地在工作日甩开雅蓓这个小丫头,去公园逛了一圈。

  活动活动筋骨,逗逗别人带的小狗,喂喂湖里的鸭子,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虽然开起了很久没开的轿车,但是吴德成家和公园的距离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加上城市大发展很难找到停车位,所以吴德成还是和往常一样坐公交来回,谁知回家吃饭这件事被拥堵的公交车耽误了。

  吴德成只好无奈给雅萱发短信让三姐妹不用等他回家吃晚饭了。然后就耐着性子呆在公交上看着车在拥堵的道路上走走停停。

  吴德成旁边站的是一个穿灰色套头衫的小伙子,小伙子个子很高,吴德成才只到他的肩膀那么高,这让吴德成挂在吊环上的身体总是别扭地撞到小伙子身上,看来小伙子并不在意,吴德成歉意地向他微笑了一下,扭动身体钻进了人群,准备去后门位置找个宽敞点的地方,公交车上总是前面很挤后面就畅快多了。

  来到后门,吴德成在靠车门的位置找到了立柱,这让他很满意。车上人还真是多,连后门口的阶梯上都挤满了人。吴德成刚放松下身体抓紧立柱,后门挤在门口的人的一个动作却引起了他的注意。

  紧贴着后门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套裙的身材圆润的短发姑娘,紧贴着车门。姑娘的身后紧紧地挤着一个穿着格子衬衫戴眼镜的中年男子,刚才随着车辆的启动,女孩子用力地甩了一下斜挎在身上的背包。在拥挤的公交车上这个动作有点大,男子被甩了一个趔趄。这让吴德成注意到了躲在角落不被人察觉的这两人。

  本来吴德成的视线也仅仅是扫过二人,可是接下来吴德成不得不被眼前的景象大感吃惊了,他发现男子的手轻轻地若有若无地伸在身体下方,接触到了女孩子灰色套裙的臀部位置。

  虽然只是轻轻的一碰,不过那女孩不可能每有察觉,女孩身体又难受地一扭,扭过头来略带怒意地扫了一眼身后的男人。

  这两人认识?情侣在闹别扭?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胆大!不过这男人年纪也未免太老了吧?吴德成却没有想过他的两个小女朋友和他的年龄差。算了,如今这社会真是见怪不怪,吴德成饶有兴味地观赏这一幕。

  可是偏偏没过几分钟,车又停靠在站台上,更多的人从前门涌进了车厢。瞬间,车厢里近乎平衡的拥挤状态又被打破了,在人群的拥挤中,男人身体猛地向前一挤,将女孩猛地挤在后门玻璃上。

  眼镜男趁势下身一顶,顶着女孩的屁股接触了一下,又猥琐地退开了。女孩又移动了一下身体,试图躲过眼镜男的正面冲击,事实证明这是徒劳的,车内已经完全没有空间供她躲避了。

  眼镜男略略歪过头,观察周围人的眼神,发现根本没人注意到他,于是更加明显地伸出一只手在女孩的屁股上上下抚摸起来。女孩开始躁动不安,她一边扭动身体一边频繁地把背包从左肩换到右肩,试图用背包阻挡眼镜男的动作,但是这只是

  吴德成却越看越觉得奇怪,就算是情侣在吵架,为何女孩子既不愿意接受眼镜男的猥亵,又不敢大声斥责呢?如果换成是雅萱,早就一个耳光扇上去了。紧接着眼镜男却更加肆无忌惮,他慢慢地移动身体,挺起下身,用裤子的尖端在女孩后背上开始缓慢地摩擦。当女孩扭动身体反抗时,摩擦让眼镜男更加兴奋。动作开始大了起来,他一边用胯下微微地前后摩擦,一边把一只手也伸到裙子上来回抚摸。

  女孩缩着肩膀,吴德成分明看到,她的肩膀在拥挤的车上微微颤抖。

  这是猥亵!吴德成这才意识过来,

  怎么办?吴德成开始紧张起来。明明自己是个在性方面劣迹斑斑的无耻男,偏偏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吴德成又很有正义感。

  来不及思考,眼镜男已经伸手轻轻地把女孩的裙子向上掀起了一角。

  吴德成松开了紧抱着的立柱,在拥挤的人群中向后门移动。

  来不及了,紧身的西装裙一旦被掀起来就很难再滑下去,眼镜男喘着粗气,吴德成似乎已经看到了女孩裙子下白色内裤的一角。

  “哟!这不是小红吗?”吴德成大声叫了出来,还算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很突兀。电车里的人都扭过头看了吴德成。

  眼镜男也吓了一跳,他赶快离开了女孩的身体。女孩意外获得拯救,忙乱地把裙子翻了下去,慌乱地扭头望向吴德成。

  “你下班啦?好久没见到你了,你爸爸最近身体还好吧?”吴德成尽量使自己的声音显得正常,不晓得自己的演技如何,心里却跳的慌。他分明看到眼镜男略带怒气地看着他。虽然眼镜男也不年轻了,可矮小的吴德成要真的和他争论起来估计得不了什么好处去。

  “…..叔叔….是你啊,他挺好….”这女孩子也算聪明,入戏真快。车厢里的人渐渐不再理会他们,毕竟拥挤的公交车上一场日常的相逢没什么好主意的。

  “我还说抽空找他去喝酒呢,最近老一个人去公园,真是无聊啊。“吴德成表现的像一个孤独的退休老人,终于他移到车门附近,有意无意地用身体把女孩和眼镜男隔开了。

  走近了,吴德成才看清女孩。这是一个娇小的女孩,看上去二十多岁。凌乱的头发下小巧的脸由于刚才的事件显得有点慌乱的表情,脸颊还泛着红晕,眼角蕴含着泪水,眼睛显得亮晶晶的。

  吴德成还想继续发挥他的演技。就在这时,公交车到站了,后门哗啦的一声打开了。车里马上一阵骚动。两人被要下车的人群挤得东倒西歪。一阵忙乱。

  等下车的人群涌完后,一只柔软温暖的手抓住了吴德成的手,女孩子轻巧地跳下车厢。吴德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下子拉下了车厢。

  吴德成刚被拉下车子,车门关闭,公交车启动了,吴德成透过车门玻璃看到眼镜男悻悻的眼神随着车子渐渐远去。尾灯在黄昏中慢慢混入拥挤的街道上闪烁的车流中。

  “刚才….谢谢你”女孩子对吴德成说。

  “没事,”吴德成大方的像个正义的骑士“小姑娘你没事吧,现在坏人这么多出门可要小心。”

  “要不是你,不知道会怎样…“小姑娘说话的语气有点怪,吴德成没往心里去,被年轻姑娘赞美总是好的,吴德成美滋滋的,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被小姑娘紧握的右手,小姑娘也略有些意识到了,赶快放开了紧握着的吴德成的手。不过遇见了这种变态事,小姑娘害怕吴德成可以理解。

  “那没事我就先走了。”吴德成离家还有几站路,被这小姑娘强拉下车,现在怎么回去正是意见头疼事,吴德成扭头眼睛在公交站牌上来回扫,想再找一辆公交车回家。

  就在这事忽然那只柔软的小手再一次紧紧拉住了吴德成。第三次牵手让吴德成略感奇怪,看着小姑娘脸上的神色摸不着头脑:“你家离着远不?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去?”吴德成决定好人做到底,毕竟年轻小姑娘遇到那种事,后怕是一定会有的,也许她害怕的不敢一个人回家呢?“你家里还有谁在?要不要打个电话?”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小姑娘说的话让吴德成感到没头没脑。

  除了严家三姐妹,吴德成一辈子也没认识过年轻的小姑娘,我怎么会认识你。吴德成眯着眼仔细打量这个漂亮姑娘。

  等等,说来在正面没认出来,但一开始色狼眼镜男在身后猥琐的时候,这姑娘的背影吴德成确实觉得有点熟悉。现在,这双还含着屈辱、羞耻、愤怒的带着泪光的眼神,让吴德成一下子清晰起来。

  天啊,这就是他在公园湖里救出来的那姑娘!

  在公园里吴德成见过这姑娘的背影,她落水后又浑身湿漉漉的, 穿的衣服不一样,她又换了一个披肩的短发,吴德成一下没认出来也是正常。

  “是你!对对对,我在公园见过你。”这世界真是太巧了,由于公园落水事件吴德成大病一场,很久都没有再去公园了,没想到再度出山第一次就又遇到她了!

  半小时后,市郊商业区的一家饭馆里。

  饭馆里高潮已经过去,一半的桌子终于空了下来,服务员开始轻松地收着碗碟,饭馆里传来若有若无的音乐,夹杂着杯盘碰撞声显得生活气息浓厚。

  靠街边的临窗位置,吴德成和姑娘对坐在一张小桌子旁,举起酒杯轻轻碰了一下。

  “你说你太客气了,小事一桩…啊不…两桩,不用特意请我吃饭的。”吴德成夹起一筷子菜放到自己的小盘子里。今天的晚饭就在外面解决吧。吴德成也不是什么客气人,不然他怎么能搞上雅萱雅蓓两姐妹呢。

  看不出来这小姑娘酒量不错,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酒,礼貌性地对吴德成微笑:“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谢谢你。”

  吴德成一边吃一边说:“今天这事,怪我一开始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你们是两口子闹别扭呢…不然我早就出来帮你了.”

  小姑娘脸上泛出红光,不晓得是生气还是酒气涌上了脸颊:“两口子?你看我跟那 恶心家伙像两口子?“

  “总之以后出门要小心,你也是胆小,遇到这种事你就大声喊,算了…不说这恶心事了…”看出小姑娘的不快,吴德成打住话题。

  小姑娘又喝了一杯酒,吴德成也陪着喝了一口,然后又问:“对了,姑娘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家住的远不远?”

  “我家就我一个人住,就在这旁边的小区。”小姑娘把一只手臂支在桌子上托着腮回答,她没怎么吃菜,倒是一下子喝了不少酒。

  “那..你爸爸呢?”吴德成想起要找她爸爸喝酒的“承诺”,父债女偿,这不是她跟他喝酒啦。

  “我一个人住,爸爸在老家。”小姑娘说,“对了,刚才在车上你叫我什么?小红?”

  吴德成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当时情况紧急,脑子里哪来得及想别的,随便就浮现出的女孩子的名字叫了出口,在做爱方面,他是充满创意的大师。但是正常事情上,吴德成又毫无想象力。多奇怪的男人哟。

  女孩子差点笑出来,这个名字确实起的略失水准,像小学生级别的应用题。“我叫林妤颜。”

  “吴德成”吴德成自我介绍,自从有了两个小女朋友,吴德成在女孩子面前变得大方了许多。

  一阵大吃后,吴德成看到林妤颜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灯光闪烁的街道,忽然想起一件事。

  “那个…我有件事想劝你,你要是不介意,我可要劝劝你。吴叔比你大这么大岁数了什么事都有经验。年纪轻轻的别什么事都想不开,动不动就往湖里跳,你一跳你家里人该有多伤心,你一个年纪轻轻的漂亮小姑娘,人生才刚开始…”吴德成看着林妤颜的脸色小心地说。

  谁知林妤颜一下子涌出了眼泪,小姑娘脸上梨花带雨,闹得吴德成手忙脚乱,又闯祸了!

  “你把我当朋友,就跟叔叔说说,有啥伤心事,我帮你宽宽心。”吴德成拿起餐巾纸递给林妤颜,好言相劝。

  “谢谢你”林妤颜一边擦眼泪一边对吴德成说。这段日子的委屈一下子全部涌上心头。

  大学毕业后,从小城的老家来到这座大城市,林妤颜对未来本来充满期待。在有名的商贸公司找到了工作,经过两年的工作,终于站稳了脚跟。工作慢慢顺利起来。24岁的年纪,漂亮的面孔,林妤颜每天对着这座城市感到充满干劲,她已经蜕变成一个出色的白领女性,生活变得如此多彩。

  进公司一年后,沈治平闯入了她的生活,这个同事中的佼佼者长得十分帅气,在公司里担任着经理。据说家里还十分富有,性格又很爽朗,闹得一帮刚入职的小姑娘天天沈经理前沈经理后来会跟着跑。

  结果有一天,公司早上开会,偏偏林妤颜因为堵车迟到了一小会,等她气喘吁吁地跑到会议室外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大经理正在桌子前将新一期的促销方案。林妤颜好生尴尬,这样闯进去一被大经理看到了,事后一定会被狠狠的骂一通。她硬着头皮悄悄打开会议室的门往里闯。

  就在这时,坐在大会议桌右侧的沈治平弓起身子,和经理说:“那个…我有个小建议,上个月的数据和上上个月的比较起来增长率没有达到预期,但是我们也要考虑淡季旺季的问题,不能简单比较,如果一定要统计的话,应该和上年度同期的一个增长率做一个对比….”

  中年发福秃顶的经理赞同地点点头:”沈经理说的也有道理..”他转过身看自己身后的投影。恰巧这时候林妤颜偷偷溜进了会议室,经理没有看到她。

  林妤颜蹑手蹑脚地溜进来,却发现一个难题,会议室的座位已经快满了,只有考前的几个位置还有空,可是去那些位置怎么可能不被大老板发现呢?

  时间来不及了,大经理扭过头望着投影上的数据念念有词,这时沈治平无声地把自己右侧椅子上的提包拿了下来,放在了椅脚。

  林妤颜用询问的眼神看了沈治平一眼“这个位置是给我坐的?”沈治平微微点点头。

  林妤颜悄悄地钻到沈治平身旁,坐在了座位上。

  大老板回过头来,又开始表扬沈治平有想法。看到这一切的会议室的同事们盯着林妤颜,她滑稽地向大家吐了吐舌头,大家笑而不语。这个玩法太刺激了,大老板始终没有发现会议室里多了一个人。

  坐在座位上平复一下紧张的喘息,林妤颜给了沈治平一个感激的微笑。

  他又微微地摇了摇头,这整个过程中,他的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 会议室里满满都是人,偏偏他要把包放在身旁的空椅子上占了一个位置,就好象专门给她占的一样。

  本来林妤颜对他没抱有怎么样的想法,虽然自己的长相也算是公司里数一数二的了,整天也有一帮男同事围着闹着要和她约会,但是她从未想过和沈治平产生怎样的关系,毕竟自己的出身和他相差太远。谁知道他偏偏就找上了她。

  一开始是有意无意的找她谈工作上的事,然后就是请吃晚餐,送花,表白。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完全没有过恋爱经验的林妤颜什么都没有来得及想,就这样成了他的女朋友。林妤颜就像所有初恋中的少女一样,变得开朗,有活力,每天都十分开心,甚至爱上了上班。

  然后就在某个春意盎然的晚上,沈治平送她回到自己租住的房间。

  “等放长假,我们去旅游玩吧。“沈治平一边喝着林妤颜给他倒的茶一边说。

  “好啊,对了,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在公司里让人给我送东西,我们小组的人最近看我眼神都怪怪的。”林妤颜有点不满又有点骄傲地说。

  沈治平笑而不语。

  “你也早点回去吧,明天早上还要早点去上班。”又过了一会,林妤颜看了看表,对沈治平说,

  沈治平笑笑,从沙发上伸手搂住旁边坐着的林妤颜,伸过脸来吻住了她的嘴唇。每次分手,他和她的吻别也是很正常的事,林妤颜仰着头接受着他的热吻。

  可是今天这个吻特别漫长,沈治平有点狂热地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关,一阵男性的气息带着温热侵入她的嘴里,带着些许色情的意味。

  林妤颜有点慌乱,这时沈治平的手开始不老实地上下在她身上移动起来,开始隔着衣服揉弄她的胸部。

  林妤颜慌忙退开沈治平的手,躲过他的嘴唇,“治平…别这样…”

  沈治平却一点也没退缩,他坚定地搂住她娇小的身躯,在她耳边说:“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

  林妤颜吓了一大跳,“别…,咱们才谈没多久…“她甚至都找不到什么正当的拒绝理由。

  “宝贝儿…你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爱你…”沈治平轻轻地说。“咱们都好了好几个月了,怎么不可以?”

  向她要求身体,这个要求其实不算过分。恋爱三个月,时间也不算短。就算有了那方面的接触也不奇怪, 自小家教很严的林妤颜 25岁了还是个处女,甚至没有谈过恋爱,对于现在的社会,已经算是异于常人了。林妤颜心里明白,只是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

  做那个事,要怎么做啊…林妤颜感到眼前是一座难攀的高山,

  “我一定要娶你,等明年就结婚…咱俩以后日子还长…你忍心让我这么忍着吗….给我吧…“沈治平以为她还在犹豫,继续劝她。

  这个迷人的男人,用近乎催眠的语调在她耳边软磨硬缠。

  什么时候给他还不都一样吗?度过青春期的林妤颜,在春天的夜晚里,有时也会用手指满足自己滚烫的身体,这个时代,贞操什么的真的不值一提。更加难堪的是,像沈治平这样到处都是小女孩追逐的男人,经验应该十分丰富吧。

  “你要是真的很想…我…可以给你…”犹豫了很长时间,林妤颜用低到听不到的声音说。

  不需要再多说,沈治平抱起她,来到她的卧室,把她轻轻地放到床上。身材高大的他抱起她就像抱洋娃娃一样轻松。动作却十分温柔。

  “我..是第一次..”林妤颜觉得应该把这个信息提前告诉他,就算会被他笑话也无所谓。“你…请你…温柔点“

  听她这样说,沈治平显得有点高兴,他俯身趴在她身上,用一阵热吻表达他的兴奋。“没事…你听我的就好…我会好好珍惜你的…“

  然后他的手轻轻地开始解开她胸前的纽扣。

  她侧过脸去,身体微微颤抖,在这几个月的交往中,沈治平在没人的时候也多多少少地侵犯过她的身体,但是这样放弃抵抗地任由他处置还是让林妤颜有点紧张。

  的林妤颜身体是美丽的,出生25年来紧紧藏在衣服里的娇小肉体,从未有男人见到过,皮肤白皙而有弹性,小腹平坦,正随着紧张的呼吸而一起一伏。裹在胸罩里的乳房形状小巧,看上去虽然不是很大却正适合她的身体。

  隔着乳房轻轻揉了几下,沈治平略微抬起她的身子,从背后动作熟练地解开了她的胸罩。

  当胸罩被他解开后,娇小的乳房一下子跳了出来,粉红的乳头害羞地随着有弹性的乳房轻轻地在沈治平眼前晃动了一下,就像是在向他点头示意。

  沈治平轻轻咽了一口口水,凑上头来,用和她平时亲吻的手法,亲吻雪白的乳房。乳头不可避免地蹭到他高挺的鼻梁。

  和接吻完全不同的体验,刚开始林妤颜还感到有点痒痒,当男人温热的气息包裹住小巧的乳头时,林妤颜的血一下子冲到了头上。

  她不安地扭动身体,又怕这样会给沈治平造成错觉,好像她还在反抗他的动作一样。

  沈治平的舌头灵活无比,床上老手的他用最娴熟的技巧来回挑拨那枚小巧的乳头,直到他感觉到那乳头渐渐硬了起来,带着倔强的力量开始反抗他舌头的拨弄。

  这就是做那种事情前的挑逗吗?紧张中的林妤颜感到一丝奇妙的幸福,又有点害羞,身体上的接触让她对即将到来的性爱有了一丝憧憬。

  “嗯…”林妤颜带着羞意小声地呻吟,身体开始不安地扭动,下身在沈治平的身下不安分起来。

  发现了林妤颜的动作,沈治平的手轻轻地沿着光滑的身体,滑到了她的大腿上。

  “来吧…宝贝…来我帮你脱了。”沈治平抬起头在林妤颜的耳边轻轻说。

  说好一切都听他的,林妤颜顺从地配合着沈治平的动作,他似乎真的很熟悉怎样找到裙子的束腰,解开后用手抓住内裤的上沿,温柔而坚定地向下拉。

  “好害羞…”,一阵忙乱后,林妤颜已经是一丝不挂,她紧紧地夹着双腿,羞得闭上了双眼。即使如此她也能感受到身上男人像要吃了她的如火目光在身上游走。

  “没事儿…乖乖…你真美。“沈治平的手开始重点攻击身体下部,手带着温暖的感触沿着小腹向下运动….

  秀丽的阴毛颜色很淡,形成一个淡淡的三角形,覆盖在白色的小肚子下方,紧紧包裹着隐秘的花园。在沈治平的进攻中,她还是害羞地夹紧了双腿。沈治平却用他的手,毫不犹豫地在她双腿间摸索,手指穿过加紧双腿的封锁,触碰到柔软的完全没有被男人看过,更绝对没有被触碰过的地方。

  林妤颜浑身一震,像要回应却又不敢,她偷偷睁开眼睛的一角,看着沈治平充满情欲的眼神在面前运动。此时,他的手正毫不客气地沿着敏感的花蕊划过。他的眼睛却盯着她的脸,欣赏她通红的脸颊上微微皱眉,透着一丝快乐却又无所适从的表情。

  沈治平的动作越来越大,“别…摸了…”终于,林妤颜还是放不下处女的矜持,颤抖着说。

  就在这时他的指尖,感受到温暖而柔软的花蕊,已经渐渐有了湿润的触感。

  沈治平耐心等待的就是这一刻。他用嘴堵住了她想要说话的嘴。

  林妤颜终于掌握了一点舌吻的技巧,她张开嘴,略显生涩地用舌头运动着,与沈治平的舌头来回纠缠运动。虽然很快她就被沈治平的舌头打败。被动地接受他舌头的侵入。

  沈治平直起身子,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解开胸口的纽扣脱掉了白衬衫。他的身体健康而有力,肌肉显得很结实,皮肤光滑。有着运动员般的健美曲线。这是一个身处富贵世家的男子最完美的身体。

  然后他褪下了裤子,拉下了自己的内裤。出乎意料的,一根肉棒完全没有征兆地弹了出来。

  林妤颜好奇又略带恐惧地偷偷打量着即将进入自己身体的那个肉棒。卷曲的黑色阴毛从中,一根黑色的肉棒已经略微挺起。这东西和他健康的古铜色皮肤颜色相差好远啊,感觉不像是他身上的东西。肉棒的尖端,包皮以奇怪的角度向后褪去,露出粉红的龟头,龟头的尖端有着一道竖的裂缝,裂缝中已经迫不亟待地渗出一点透明的液体。肉棒的柱体略微弯曲,上面却隐隐显出错综复杂的静脉。被他浓密阴毛覆盖的根部,黑色的肉囊隐藏在那里,光线找不到,看得不是很清楚。结构好复杂,这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阴茎的妤颜对这个东西的第一印象。

  他的那个东西…好大….真的可以插进来吗?林妤颜略显不安的想。

  分开她的双腿,沈治平跪在林妤颜的身前。从这个角度,沈治平可以清晰地看到身下的女孩最隐秘的部位入口。未经人事的小穴口颜色不深,两片微微凸出的阴阜上,两片粉红色的薄薄的阴唇紧紧包裹着密穴的入口,整个器官和她的身体一样小巧而精致。

  沈治平握住了自己的肉棒,移动身体,龟头一下子接触到柔软的阴唇。湿漉漉的触感让他一下子兴奋起来,轻轻摩擦两下,肉棒就充满力量地勃起到最佳状态。

  好在这是在妤颜的胯下的隐秘行为,她看不到阴茎的变化,不然等她发现这根肉棒变得如此粗壮,一定会吓到她。

  妤颜感受到下身传来的。温暖的,带有男人的坚硬触感,轻轻拨动阴唇的感觉。同时,她的下身一阵火热,暖流汇聚在小腹。

  这一刻终于要到来了。

  “你要…一辈子都对我好…”林妤颜抱着沈治平的脖子,喃喃地说。

  “我…会永远….爱你…”沈治平一边回答,一边慢慢移动肉棒,龟头轻轻的推开阴唇,沿着湿润的洞口进入。

  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充感从阴道传来,妤颜忍不住轻轻地哼了一下。她却紧张地一动也不敢动。沈治平慢慢地向前推进。少女的温暖触感,包裹住了整个阴茎。湿润又给了他足够的润滑,肉棒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缓慢却坚定地深入,然后他感到了下体受到了一点阻碍。

  紧缩感一下子变成了一阵胀痛,林妤颜害怕地扭动身体,叫出声来:“..别..动…有点疼。”

  看着自己身下的小女人皱着眉毛喊痛,沈治平的心理一阵满足,和他睡过的女人很多,但是他还从来没有给处女开过苞,原想着到了这个年纪,已经不会再遇上 谁知林妤颜这个纯洁的姑娘就像等着他来插一样,留着第一次给他操。这个想法让沈治平感到兴奋,他真想马上就狠狠地贯穿这个魂牵梦萦的薄膜。但是就算这样,他还是保持了一定的风度。

  他慢慢地退了出来,又再度缓慢插入。

  林妤颜刚喘息了一下,但是当肉棒插入到刚才相同的深度的时候,她又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沈治平又退了出来,就这样一来一回,进入又退出。

  肉棒不停地来回运动,触碰林妤颜阴道深处那脆弱的薄膜。每当触碰的时候,她就浑身紧缩。

  林妤颜皱着眉头,忍受着一阵一阵的疼痛。她当然知道第一次做是有一点疼,但是这和她相信之中完全不一样。已经不再是她刚刚憧憬的性爱了,已经有点煎熬了。她只能用呻吟来向沈治平提醒她真的很痛。

  沈治平似乎故意地延长这个过程,欣赏她痛苦的表情和呻吟。

  又过了几分钟,他才停止了动作。对皱着眉头,已经满脸大汗的林妤颜说:“宝贝…我要全进去了…会有一点疼…忍一忍就好了..”

  已经做到这种地步,总不能因为疼让他不要做下去了。林妤颜不是个不讲道理的女人,她决定完全听从沈治平的指挥。“嗯…你轻点…”楚楚可怜的小处女小心翼翼地叮嘱。

  沈治平深吸一口气,腰部发力,毫不犹豫地直插进去,直入花蕊。

  “啊….”林妤颜发出一声尖叫。浑身颤抖。她的手紧紧抓着枕边的床单,想要撕坏它一样。

  沈治平将肉棒插入她的最深处后,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才收腰拔了出来。

  缓缓拔出的粗大的阴茎上沾着一丝鲜血。血量不多,却意味深长。

  沈治平带着征服的快感观察着身下林妤颜的表情动作,一边俯下身体亲吻她。

  “你太可爱了..宝贝…”他一边吻她,一边再一次的将肉棒缓缓插入。

  失去处女之身的疼痛还萦绕着林妤颜,但是已经由剧痛渐渐地变成隐隐的疼痛,林妤颜渐渐舒缓下来。

  沈治平挺起腰,开始加快抽插的动作。林妤颜随着他的动作发出的呻吟中,三分之一是疼痛,三分之一是快感,三分之一….是莫名其妙的复杂心情。

  沈治平满意地开始他熟练的抽插动作,林妤颜张开着双腿,被动地接受着他的插入。

  声音渐渐的变大了。肉体碰撞的啪啪声与随着运动带来的胀痛感,不断侵袭着林妤颜,此时她的头脑中一片空白。

  沈治平的动作越来越快,林妤颜跟不上他的节奏,未经人事的小处女没有经验,躺在床上除了呻吟什么也不会做,挂在沈治平腰边的腿好几次滑下,阻碍住了他的插入动作,他只好辛苦地打断插入的节奏,抬起她的腿,让她保持住姿势。

  在最后时刻,沈治平不再怜香惜玉,他抱住林妤颜的双腿,奋力地挺动屁股,每一下插入都直入到底,肉棒的尖端似乎要深入她的子宫一般狠狠地碰撞在她柔软的花心。

  “啊…啊….要射了….“沈治平挺直了身子,身体颤抖着,插入最深处的肉棒一抖一抖,射出白浊的液体。

  林妤颜闭着眼睛,颤抖着身体接受了他的射精。

  高潮过后,沈治平慢慢拔出了肉棒,混合着精液与血丝的液体从林妤颜被弄的一塌糊涂的小穴里缓缓流出。

  一小时前,保持了24年的纯洁的少女嫩穴,此刻变得如此淫荡和不堪,真是奇妙。

  欣赏了一番自己杰作的沈治平这才从床头找出纸巾,温柔地帮林妤颜擦拭干净,不幸的是床单上多多少少也沾染了几点血色和流出的精斑,明天只好换床单了。

  然后他侧躺在她的身边,变回了那个彬彬有礼的温柔男人,他搂着她柔软的身体,轻轻的吻了她。

  两个人赤条条地搂着,发泄完了的男人很快沉沉地睡去。

  躺在沈治平的怀抱里,刚刚经历人生第一次性爱的林妤颜却一直在胡思乱想。

  她对他是满意的,他待人温柔,对谁都彬彬有礼,长得高大帅气,家境优越。是女人理想中最完美的那一种男人。那方面的能力,看来他也不差,虽然第一次的性爱并没有带来什么快感,但是看到他在自己身上努力运动时满足的表情,低吼着射精时陶醉的神态,就算疼痛,她也愿意为他付出这些。希望他对毫无经验的她第一次在床上的表现,还算满意。未来呢,到底他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他会求婚吗?

  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带着性爱过后的疲惫,林妤颜也沉沉的睡去了。

  半夜,正在熟睡的林妤颜却被沈治平的抚摸弄醒,他喘着粗气从身后抱着她,一只手在胸前来回揉弄,另一只手却在她的两腿间摸索。看样子他又想要了。

  自己已经将身体完全交给了这个男人,林妤颜转过身子,用不熟练的抚摸回应了他的爱抚。

  感受到林妤颜的配合,沈治平爬起身。林妤颜凭借记忆回忆配合他插入是自己的姿势,谁知他却骑在她的脸上,半勃起的阴茎在她脸上的皮肤上蹭来蹭去。

  “宝贝…帮我舔一舔…”沈治平喘息着说。

  这是?..口交?听说过这个名词,却完全毫无经验,这种东西该怎么做?愚蠢的林妤颜带着刚睡醒的昏昏沉沉的脑子,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他用肉棒硬挤进嘴里。

  她的技巧不用多说有多稚嫩了,虽然他已经很小心的浅浅地插入。她还是几次牙齿都碰疼他的肉棒。

  不过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件事的结果,仅仅享受这种仪式,这样帮他含了一会肉棒后,他拔出肉棒,又爬到她的身上。她体贴地张开双腿,方便他再一次的插入……

  天蒙蒙亮了,两人才昏昏睡去。看来今天早上很难按时上班了。

  第二天上午10点多,两人才先后醒来。想起昨晚一晚的狂乱,林妤颜臊的不知要把脸放在哪里。

  沈治平先穿好衣服出门上班了,他叮嘱她过一会再去上班,免得公司里的人看到两人同时迟到发现端倪。

  他走后,一个人坐在家里,林妤颜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突如其来的破处完全她和沈治平都没有准备,从未有过男朋友的她也没有在家里准备安全套。这一晚上做了两次,两次都射进里面,会不会

  坏了,第一次做爱的她哪想得到这么多细节方面的事?算下日子?不对,以她的经验怎么算安全期她完全不会,这可有点尴尬了。

  上班路上去药店,买点紧急避孕药吃吧。她相信沈治平爱她,并一定负起责任,但是她也不想在完全没有计划的情况下就怀上他的孩子。第一次做就有了这种事真的很扯。

  胡思乱想的林妤颜匆匆打扮一番,也出门了。

  林妤颜就这样度过了一段幸福的恋爱时光,虽然两人瞒着整个单位,但是每当她走过经理室时里面传来的温暖的目光让她有点小心跳。

  每天下班后,他总是来到她家,不知和她度过多少疯狂而幸福的夜晚。

  一到晚上,她小房间里总会传来她老旧的单人床吱吱呀呀的晃动声,有时候持续到天亮。他就像她的性爱导师,温柔又严厉。不断开发她的敏感部位,让她感到女人最高的欢乐。那种幸福直透心底。

  他还建议她搬过去和他一起住,林妤颜犹豫了。毕竟两人还没有任何正式关系,同居在一起师出无名。而且林妤颜明白,和他住在一起是他对她身体上更进一步的要求。她不想特别沉溺于性爱中,虽然她也很喜欢,但她希望他俩的爱情不仅仅是为了彼此的身体。

  后来,公司举办了几次大型活动,他说他工作忙,最近见面时间要少了。

  她并不在意,她喜欢他认真的态度,她就像个贤惠的妻子,在背后默默支持他。

  直到那一天,林妤颜在街上看到沈治平搂着同公司的小姑娘走进酒店。

  那一刻,就像第一天晚上将自己的身体完全交给他一样,林妤颜的头脑一片空白。

  男人们总是这样,喜欢一个,到手后就会失去一切兴趣,然后抛弃掉,更过分的是,还要踩上一脚。这就是她信任的男人,这就是在她身上一边抽送一边信誓旦旦要爱她一辈子的男人。那句健美肉体与她的身体碰撞的画面,那根雄壮有力的肉棒在她嘴里征战的场景,她原本以为很美,现在只感到一阵恶心。

  林妤颜梦想中的粉红色未来一下粉碎,尤其是对于她,初恋是如此的刻骨铭心,当这一切发生时,她感觉整个脑子什么都没有了。

  那个彬彬有礼的男人如何变得如此无耻,林妤颜也完全没有感觉到。她像梦游一样在大街上走过,毫无目的像一具行尸走肉。

  后来,身边喧嚣的声音越来越低,她走到了一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19:19 , Processed in 0.16687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