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1|回复: 0

我跟两个邻居姐姐的疯狂情事 终8

[复制链接]

40

主题

513

帖子

96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5
发表于 2017-3-25 10:2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看着叶子悲伤的情绪在我的安抚下渐渐消失,正当我跟叶子交流得愉快的时候,客厅响起叶子的手机铃声,继续不接,然后很不和谐的敲门声又来了,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有敲坏我门的架势。我恼火得不得了,跟叶子说是你弟弟,真不懂事。叶子也很无奈,说打电话给他,让他别敲门了。我把叶子手机拿给她,打给她弟弟,电话挂断没接,还是拼命敲门。我非常恼火,去开门,叶子弟弟想进屋来,我拦住没让进。他说:“我姐呢?”我说在洗澡。他说:“你怎么一直不开门啊?”我说我在睡觉,刚才睡着了。他说找叶子下去吃饭,菜都点好了,我说你们吃吧,叶子跟我一起吃,就在家里随便弄一口。他很神奇的跟我说:“我们三个身上都没带钱,等着姐去买单呢。”这年头还有没带钱出来的,还三个都没带。我很想问问他们怎么不去死,忍住了。我拿出叶子的钱包,拿出两百给他,他问我:“这是我姐的钱包吧?”我说是,总不会是我给你钱吧?他说:“你把我姐的钱包给我吧,吃不到两百,我把找的零钱也放她钱包里。”我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把门关上,去拿了个宾馆拿回来的空信封开门给了他:“用这个把找的零钱放着。”不管他脸色多么难看,砰的关上门。

  我把经过给叶子说了,叶子又好气又好笑,她说:“他肯定恨死你了,钱包拿过去也没事,总共300多,都已经给200了。”我说怕他把钱包拿走,那是我送给叶子的情人节礼物呢。叶子想想,真有这可能。

  我继续刚才的工作,这次我也把衣服脱了,走到浴缸里坐下。我把叶子的双腿分开,屁股放在我大腿上,这样鸡鸡就在她的臀缝里,一只手拿着花洒对着她的阴部冲洗,另一只手轻轻的帮她搓揉着阴唇,很细致很缓慢的洗着。叶子的水流出来又被冲掉,再流出来,再冲掉。叶子开始扭动着屁股,我的鸡鸡已经很硬了,在她的臀缝里磨来磨去。叶子说:“好痒啊。”我把她抱进淋浴房一起冲了一下,擦干,又把她抱上床。我把她平躺下,用嘴包住了她的阴部,像接吻一样在她下面的小嘴里扫来扫去,并努力把舌头往她的阴道里塞。叶子把手放在我的头上,自己摆动着身体:“我快不行了,嗯——”其实离不行了还早得很,叶子的高潮要么需要阴茎的猛烈冲击,要么需要刺激阴蒂,刺激她的菊花只是会使高潮来得更快更猛烈属于辅助手段。她说不行了是希望我阴茎插进来搞她,因为她害怕我舔弄她的阴蒂,让她高潮。性吧首发叶子的心理很奇怪,她觉得我干她的时候她来高潮是正常的,而如果不是在干她的时候,来高潮会让她觉得羞愧,觉得自己表现得太淫荡了。我没有顺着她的意思,这就像去游乐场玩儿,她又害怕过山车,你硬是让她去刺激一把,对她来说也是很爽的,不是真的就难以承受,只是需要你帮她下点决心。我把手指头慢慢伸进去,嘴巴则是移动到她的小豆丁上,左手抓住她的乳房。很遗憾,我并没有摸到像迟姐一样里面的硬块,但是刺激阴蒂,叶子开始挺动着阴户。她的身体扭动得很厉害了,这次是真的用力在推我的头,我不让她逃离,,抓她乳房的手缩回按住她的菊花,不知道是不是放下了所有的顾虑还是说今天需要宣泄情绪,叶子今天叫得很大声:“哦——我来了!”我说:“说出来,什么来了。”叶子,呵呵,还是没有配合。白了我一眼。

  跟有的女人做的时候,我会忍不住有点小变态的用粗鲁言语去刺激一下,跟叶子做的时候,总是干不出来这个事,最多小小调戏一下,至于梅梅,呵呵,一向是她调戏我。

  我把鸡鸡顶在叶子洞口,等她高潮的余韵过了,慢慢来回插入。我去准备亲吻她,问她:“介不介意尝尝自己的味道?”叶子说:“我可以品尝你精液的味道,你自己品尝呢?会不会?”我想想,口味太重了,不能接受。我起身漱口,然后继续插入,叶子搂住我脖子,我们亲吻着。叶子问我:“你性欲这么强,以前的女朋友有没有受不了你?”我很认真的表情给她开了个玩笑:“我以前性欲不强,而且有点阳痿,女朋友才跟我分手的。”叶子拍了我一下:“信你才有鬼。”我继续一本正经的说:“医生检查下来说身体没有问题,应该是心理问题,如果找到让自己很冲动很有欲望的女子配合一下,也许人生还有希望。在我几乎绝望的时候,我第一次看见你,然后立马就勃起了。我从那天起就天天想着跟你睡觉的。”叶子表情天真无邪:“天呐,真的吗?”我说是的,那天在楼下进不去,其实我有钥匙的,我就是在纠结要不要强奸你。叶子惊呼:“真的啊?不过也有可能,因为后来你就真的强奸了我——虽然我也有点想引诱你,可实际上我只打算暧昧一下的。”“那你有没有想过告我强奸?”我继续调戏她。叶子说:“没有。”我问为什么,她说:“因为我也很快乐啊。”我说:“你有没有受不了我的索求无度?”叶子说:“有时候明明不想的,可是你一碰我,我就也想要了。对了,为什么婧婧会离开?我看得出她很喜欢你的。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不知道脑袋抽什么风,我不是有意骗她的,就是想逗她玩儿:“我每次跟婧婧做爱的时候都是想的是你,我有时候会闭上眼睛,忍不住喊着“叶子叶子”的达到高潮。婧婧说我只想着你。”叶子很内疚,却也无比兴奋:“啊!啊——我被你说得好像又要来了,我是不是很对不起婧婧?”我感受着她的兴奋,自己也无比兴奋:“婧婧应该感谢你,没有你,可能我还是那个阳痿的男人呢。”我奋力的冲击着,手指按住叶子菊花并往里挤去。这次叶子的高潮格外猛烈些,我也很快就射了,虽不同步,相差不远。

  仅仅是跟她开个玩笑,调戏一下她,结果叶子好像当真了,我就再也没有解释过曾经阳痿男的事情,有些误会不需要解释对吧。我抱着叶子又去冲洗了一下,帮她穿好睡衣,然后自己也穿好。打电话给餐厅,送来饭跟菜。我想喂她的,还是做不好那么腻歪的行为,算了,她自己吃吧,反正她心情也好了很多,胃口也不错。

  饭刚吃完,又来敲门声。我去猫眼看了一下,是叶子爸妈跟弟弟。我告诉叶子,问她开不开门,她说开吧,我说我们换身正式的衣服吧,叶子说不用,没事儿。我尽管觉得有些不妥,也没有说什么。有可能叶子有其他想法,比如她不想在父母家人面前被看做一个被抛弃的怨妇,我不想因为我的理智让叶子脆弱的心灵受到伤害,尤其这个敏感的时期。我坐沙发上,叶子去开门。他们进来稍微愣了一下,我也没有热情的招呼他们。叶子妈妈问叶子:“你怎么不回去?”叶子说:“你们来了,我住哪儿?难道睡客厅吗?”叶子妈妈说:“那你也不能够睡别的男人家啊,这要给人看到了,会说闲话的,老冯还会好好分钱给你吗?”我插句嘴:“刚刚住进来的时候老冯在的,告诉他的,他都没有说什么。谁说闲话?”我继续说:“你们怕别人说闲话那也很好,老冯已经同意把房子让出来了,你们可以放心了,回去吧,这样叶子就不用住我这儿了。”叶子弟弟说:“我们就一直住这儿了,怎么了?那是我姐家,我们愿意住就住。”这话听得恶心,但是我也不好说什么,更懒得说什么,就脸色一冷:“那这里是我家,你们出去,我不想跟你们讲话。”他们看了看叶子,叶子没有表达什么意见,他们心不甘情不愿的出去了。我问叶子:“他们是不是惦记着你的房子了?”叶子说:“应该是这么个意思。”叶子无奈的看着我。我抱住叶子:“可怜的孩子,从小应该就过得不好。”叶子忍不住吐槽:“我小时候成绩很好的,不给我念高中考大学,念了个中专。长大后,他们问人家要高彩礼,老冯出的最高,就把我嫁给老冯了,把我卖了一笔钱。结婚后,一直来要生活费,我能给的都给了,还是不满足,弟弟老问老冯来借钱,从来不还。有次太过分了,不给他,他就骂人还很难听,被老冯打了一顿才安分,也基本不来往了。现在看到我要离婚了,又准备捞一笔。”我说:“你不会真是他们捡来的吧?”叶子说应该不是,从来没听说过。

  呵呵,我也是长见识了。我说这怎么弄啊?叶子也不知道怎么办,我说等等看吧,实在不行找老冯商量一下,也许他比我有办法。写到这里,我想就不按照时间顺序来写事情了,插一段叶子弟弟这个极品人渣做的事情吧,对此事我有很强的倾诉欲望,比较无聊,不想听的可以跳过这段。

  我认为世上最强大的武器就是烂狗屎,它反复砸过来,你难免有被砸到的时候,而且就算它掉到地上,你还不能踩它,因为实在是太臭了。我最终被烂狗屎击败了,而且毫无还手之力。后来房子没有异议的归了叶子,正如原先判断的,他们赖着不走了。一天到晚在我眼前晃悠,我心烦得不得了。我带着叶子找老冯商量一下,老冯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说他去再打他一顿吧,看看能否老实一些。我认为这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我说要不让叶子把房子卖给我吧,我好赶他们走。老冯说:“你说卖给你,他们又会一直惦记她那个卖房子的钱。”

  那怎么办呢?我说这样好不好,把这套房子过户给我,让他们见证一下。至于钱呢,就说暂时没有,先欠着。我先把自己这套偷偷过户给叶子当作抵押,不让他们知道。这样大家都住自己房子,也没什么区别。叶子说那不行,她的房子小,而且我的重新装修过了,价值相差太大。我说就做个手续,他们不再打这主意了,还可以换回来,没什么要紧的。老冯也觉得可以。

  这个决定彻底激怒了一直惦记这房子的叶子父母跟弟弟,他们无法阻止叶子把房子过户给我,就问我要钱。我说我欠的是叶子的,不欠你们钱,不要跟我逼逼。他们就去逼叶子,说叶子宁可把钱贴野男人也不赡养父母,不顾亲弟。那天老冯也在场,吼了他们一下,说这房子跟他们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叶子弟弟说没见过有人这么维护自己老婆的野男人的,被老冯打了一耳光,也就暂时清净了。

  我以为事情算是解决了,可远远没有估计到他们的无耻程度。不断的来找叶子要钱,我跟叶子说,你就跟他们说好,过年一次性给,平常如果还来要,那就过年都不给了,没到六十呢,离丧失劳动能力需要赡养还早。这还是其次,开始挨家挨户的数落我,说我骗财骗色,不仅占有了叶子,还把她唯一的房子骗到手,说我是专门靠骗女人钱生活的人。说叶子不孝顺,父母跟弟弟饭都吃不上了也不帮衬(吸毒有钱吃饭没钱),只顾着我这个奸夫。后来更过分,在楼下一直贴污蔑我的东西,甚至在四楼我们两家房子外墙上用油漆写着“霸占母女,侵占房产”。

  彩儿平时不大开口,跟我也不是非常亲近,但我还是很喜欢她的,真当女儿一样。现在他们变本加厉的牵扯到彩儿身上,我是忍无可忍,叶子脸色也很难看。我说这样不行,我不能忍了,我管他是不是你弟弟,我要教训他。叶子想叫住我,我都没理她。我让小范总喊了几个人,狠狠打了他一顿。他报警,说我喊人打他。小范总跟派出所熟悉,何况他又没有证据,当然没有什么结果。他找到彩儿学校,说舅舅被你妈的野男人打了,还跑去跟彩儿的老师哭诉。我真是气的杀人的心都有,领着叶子去他们老家,我当着她爸妈的面对着叶子弟弟说:“你再敢骚扰彩儿,我就弄死你!”叶子很伤心,回来后还有更伤心的,她爸妈就一直在楼下哭诉,见人就说我要弄死他们儿子,如果他们儿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一定是我找人弄的。叶子对我也不满,可能她看到我发狂的样子觉得我真有可能杀了她那活宝弟弟。

  就这样,我狼狈的逃离了这个曾经带给我无数温暖与柔情的地方。我不能不走了,事情当时闹得满城风雨,很多不了解的人都对我指指点点。幸亏那时没有智能手机,要不然更是出名了。迟姐也早就知道了,但她没跟梅梅说,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梅梅那些亲戚有的会跟梅梅说,你那个哥哥怎么怎么样。梅梅当然是不会相信的,因为传说太离奇了,我需要骗叶子那套不值钱的房子吗?可是,我还是应该离开,我不能带给叶子幸福也总要带给她快乐,如果哪天带来的只能是痛苦,我有什么理由再留下呢?还有梅梅,当我作为她的哥哥,不能给她带来荣耀而是屈辱的话,我又有什么理由留下呢?

  本来只是想说个插曲的,我跟叶子和梅梅的故事一直到多年以后。可是突然不想写了,满满的悲伤,就这样结束吧,何况那时也不算是邻居了。性吧首发

  老冯依然是我朋友,那个女人对待家庭还不错,就是有点泼辣,老冯还是有点惧内的。迟姐谈了好几个男人之后均未果,又跟梅梅爸爸在一起了,这些年也应该赚到点钱,不过也不准备还这些欠下的赌债了,把迟姐接过去其他城市生活了。

  我离开后叶子重新嫁人了,但我们还是保持着关系。没有年轻时候的激情了,但是我还是喜欢跟她在一起的感觉,偶尔还会在一起。梅梅在高考结束的暑假正式成为我的女人,她不如叶子那么漂亮,容貌甚至不及婧婧,可我是真打算娶她的。不过,大二她就跟同学恋爱了,背弃了我们的爱情。人都是多重标准的,梅梅的行为我认为跟迟姐相差不远,我不太能原谅迟姐的行为,可是我轻易的原谅了梅梅。在她背叛了我们的爱情的时候,我都没有告诉爸妈实情,只说我对不住她,为此爸妈生我气很久。我不想他们失去这个女儿,也不想梅梅无依无靠(我一直觉得梅梅爸妈都靠不住)。梅梅一直跟我爸妈亲近着,而爸妈也喜欢她,又觉得我对不住小丫头,对她尤其好。在我结婚的前一天,梅梅哭着抱住我,说她不是无敌的梅梅,是失败的梅梅,被人夺走的东西,她再也抢不回来了。我说不是被人抢走的,是你丢弃的东西被人捡到了,所有权是珍惜的人的。梅梅疯狂的跟我做爱,号称要让我洞房夜不举。第二天又以我妹妹的身份去陪我接新娘。她在我家甚至有个专门的房间,有空就过来帮我带带孩子,孩子叫她小姑妈,她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就骗孩子叫她小妈,有人来了,就冤枉孩子小姑妈的“姑”都不会说。至于婧婧,我们后来一直是朋友,她自强自立,我们经常聚聚,几乎不上床。

  还有我自己,婚姻算是挺幸福的,偶尔也有寻花问柳的心思,行动却不多。我是得手不易放手更不易的人,在朋友中常因此成为笑柄的那种。都笑话我,情人还能用这么多年,就算是车都报废几趟了。笑话就笑话吧,舍不得有什么办法。“无情未必真豪杰”,用这句话勉励一下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19:14 , Processed in 0.171698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