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5|回复: 0

我跟两个邻居姐姐的疯狂情事 终6

[复制链接]

40

主题

513

帖子

96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5
发表于 2017-3-25 10: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晚上接梅梅回家,我说:“梅梅,你现在是个大姑娘了,睡自己床吧。”梅梅头一扭:“我不,就不!”然后跟我说:“哥哥,你上床来,我有话跟你说。”我有点紧张,我还没准备好啊。我做到床上,梅梅搂住我脖子,亲我嘴巴。亲嘴现在已经是常态了,并没有什么,但是今天梅梅把舌头伸出来舔我嘴唇,我用力吸住她的舌头,不松开,很久很久,梅梅张着嘴,指着自己舌头:“麻了,麻了。”口齿不清,挺有意思。梅梅躺下了,“哥哥,我想再摸摸你的棍子。”我说:“你别太过分啊,当心我擦枪走火。”梅梅还是抓住我那已经坚硬的阴茎,虽然隔着裤子,但还是刺激很大,变得更硬了。我深吸一口气,努力放松,以便阴茎不那么硬,可是梅梅手一动,又回到状态。梅梅说:“它还会自己跳动呢。”我说:“梅梅,你再不放手我也要抓你了。”梅梅挺了挺胸,我轻轻抓住,笑了一下:“还没我大呢。”梅梅不乐意了:“以后会大的好不好?”后来梅梅一直也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她又有点不自信的说:“好久了,也没见怎么长大了。我听说被男人多摸摸会大的呢。你经常多摸摸好不好?”我被她说的欲火大涨,把手伸进去,乳房太小,乳头也不大,我轻轻抓抓她的小乳房,再揉揉她的乳头。梅梅闷哼了一声,表情似享受,又像是痛苦。梅梅抓住我的手,移开了,一会儿,又把我的手拿到另一个乳房上:“这边也摸摸,不要以后一大一小,丑死了。”后来我觉得摸摸会大其实就是个谣言。

  梅梅抓住我的阴茎也只会抓紧跟松开两个动作,她问我:“今天为什么我摸了,它还不尿?”我说这样就出那是严重早泄了。她勇敢的把手伸进我内裤里面,直接抓住火热的阴茎,我把梅梅的裤子跟内裤也拉到了屁股下面,手掌贴上了她嫩嫩的阴部,好多水啊。我用手指头轻轻在上面滑动了一下,沾湿了,按住她的阴蒂位置,揉了揉。梅梅夹紧双腿,头朝后仰,脖子都离床单空出来了,身体抖动了几下,高潮了。我好笑的看着她,梅梅很羞愧:“原来我才是早泄啊。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说女人不存在早泄,别闹笑话。我下去打了盆温水,拿条新毛巾,来帮梅梅擦拭下身,梅梅很害羞的闭着眼,头转到一旁。疏疏朗朗的一些可爱的细黄毛,我才觉得黄毛丫头这个词真是太贴切了。后来的岁月里我逐渐看到梅梅的毛变黑,变粗,变密。哈哈,完整的见证了一个黄毛丫头成长为黑毛少妇的全过程——唯独不见胸长大。

  梅梅说:“哥哥,我不上学了,现在就跟你结婚好不好?”我说绝对不可以,而且只要你成绩下滑,我就不许你回来跟我住,我可是时刻关注着你的学习呢,我跟你班主任经常联系的。我说:“你到了大学见到了外面的世界,到了大三或者大四,还想着嫁给我,哥哥就跟你订婚。”梅梅坚定的说:“我一定要嫁给你。”想想又弱弱的问:“在那之前,你被其他女人抢走了怎么办?”我笑了:“你是谁啊?你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无敌梅梅啊,有人抢了你的,你再抢回来就是了。”梅梅得意的朝我笑笑。 就这样,我在阴茎硬着的状态中睡去,遇到这个只管起飞不管降落的丫头,我也是无奈得很。

  这一段时间,除了出差,我就过着这样苦逼的生活,偶尔才能找叶子改善一下伙食。阿玲那里也只是偶尔去,可是跟她做,虽然不戴套了,有时候还是射不出来,时间很长。她倒是爽了,可我也不能光顾着她爽啊,我又不是鸭子对吧。挽救了一个失足妇女,让她从获新生,也还是有点成就感的。

  正式开学后,我有天接到了老高的电话,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老冯搞出人命了你知道吗?”我简直眼前一黑,我以为他带的工人死了,死一个,他两年白干,死两个,就一直还债吧。一方面,我真的还是认可老冯这人的;另一方面,是我介绍老冯出去的,想到他一家老小凄凄惨惨戚戚的场面很不忍心,所以反应才那么大。哈哈,是个乌龙,不是损失了人命,是新添了生命啊。老冯在那里勾搭了一个村子里在县城上班的姑娘,还挺漂亮,据说还是黄花闺女,结果安全措施没做好,人家怀孕了。老冯劝她打掉孩子的,她不乐意,准备生下来,哪怕自己一个人带。出门躲出去了,家人找不着她了,急了。一打听,找到老冯,还找到项目部,要说法。我说:“高总啊,给你又添麻烦了,不好意思了。”老高说:“没事儿,已经平息了。”他还开玩笑:“这也符合我们总公司的大方针:干一个工程,树一座丰碑,拓一方市场,交一方朋友。”他乐呵呵的继续玩笑:“我还准备给他竖个典型,申报评个先进呢。”我一听这话,味道也不太对啊,老高不仅是告诉我一下这个事情。我认真的问:“怎么平息的?花点钱就可以了吗?还是怎样?”老高说:“老冯答应让那女孩子把孩子生下来,并娶她,马上在这里先办酒。你觉得老冯跟他老婆关系到底怎样?会不会是缓兵之计?可开不得玩笑啊。”

  这才是老高打我电话真正想跟我说的吧。 我斟酌了一下:“老冯跟他老婆关系是不怎么好,但是离不离婚谁说得准呢?毕竟有个孩子,他们都很喜欢的。”我跟老高又聊了几句,挂了电话,心事重重。我没有跟叶子说这件事,一场风波是不可避免的,她就算提前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呢?叶子很可能真的会离婚,但离婚之后呢?我耽误着她的青春,却不可能娶她。要说过去,主要是怕朋友笑话娶个二婚还是有孩子;现在这方面也看淡了,但是,我父母家人都不可能同意我娶叶子的,试探都是纯属多余。我也不能为了叶子就这样伤害父母亲吧,何况,得不到父母亲的首肯,叶子嫁给我也不会快乐的。说起来,老冯不离婚,就这状态,最符合我的期望,可是事情已经大条了,远远不是我能左右的了。我每次见到叶子,鼻子都有点发酸。一有机会我就抱住她,紧紧抱住,不放手。叶子有不祥的预感,开始还能忍住,后来忍不住问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是不是你快要离开我了?”我说:“没有,不要瞎想。我不会离开你,你记住,我不会离开你。”

  我的苦闷连个可以倾诉的人都没有,我还在网上发了个小帖子想请教高明,当然,也是把发帖子当作向树洞说话的意思。可惜也没什么人愿意关注跟回复我。

  九月下旬的一天,我回家,叶子家的门打开着,叶子婆婆看见我叫住了我:“婧婧在这里。”我以为出现幻觉了,呆了呆,然后真的看见婧婧走出来了。我淡淡的问她:“你怎么不自己开门进去?怎么不提前打我电话?”婧婧也呆了一下:“我忘记带钥匙了,不敢打你电话,怕你骂我。”叶子婆婆说:“你们这小两口真有意思。”我开门进去,婧婧像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跟我进去了。关上门,我重重的抱住了婧婧,她也抱住了我。我的眼眶有点发红,她的眼泪已经掉下来了。过了很久我们才松开,我问她:“还走吗?”她不说话,小心的看着我,最终还是黯然的点点头。我一阵失落,但是早有心理准备了,也马上适应了。又追问一句:“那还来吗?”婧婧展颜笑了一下:“你欢迎,我就来。”

  婧婧从包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给我:“打开看看喜不喜欢。”是一条腰带。我说:“喜欢,但是送皮带给我干嘛?是觉得我裤子太松容易掉,你要逼我系紧吗?”婧婧打了我一下:“只有情人或者男友朋友关系女人才会给男人送皮带好不好,有你这样曲解的吗?本来想早点过来看你的,一是怕你气还没消,二就是存钱给你买件礼物。”

  我本来是想跟婧婧先做次床上运动再说的,但是想想怕她误会我只是惦记着跟她上床,就问她接下来想干嘛。婧婧说去逛街,然后又坏坏的笑:“你不会见到我就想着上床吧?”我抓住她的手放到我鸡鸡上,她说:“天呐,已经硬了!”我说:“证明你的魅力还在,走吧,先去逛街。”她说:“那你难受怎么办呢?要不先来一次吧。”我大吹特吹:“万一做完商场都关门了怎么办呢?万一商场还没关门,可你起不来了怎么办呢?”见我毫无廉耻的吹牛,婧婧也是乐得很:“请问沙先生就是传说中的一日一次,一次一日吗?”说完我们都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我发现婧婧选择离开我对她来说也许是个明智的选择,她变得更活泼更开朗,更具有青春活力了。也许跟我一直在一起的时候,她总会想起不堪的过去吧,心里一直有阴影。她带着我来到一个比较杂乱无章的地方买衣服,她跟我说:“这才是我应该来买衣服的地方,里面的衣服也有很漂亮的。”我说:“那我以前给你买的衣服你都扔了吗?”她说:“怎么可能?那是现在变成重大日子才舍得穿的。”她又说:“今天我来还要请你吃饭,请你开房间。可能不是吃得多好,也不是住得多好,可我就是要请你。”我说:“请我吃饭可以,住还是住家里吧,你何必浪费这个钱?”她一脸鄙视的看着我:“我难得回来,才不要又帮你们做王婆呢。电视里王婆有我漂亮吗?”我哈哈一笑:“说的这么难听,你应该说自己是红娘,那也挺漂亮的。”婧婧说:“美的你,就是王婆,你就是那个贪花好色的西门庆。”

  我们吃过晚饭,婧婧在市里快捷酒店开了个房间,还挺干净的。我们洗好澡,光溜溜的躺在床上聊天。婧婧挂断了一个电话,然后一直发着信息。我问她是不是男朋友,婧婧说是。婧婧抱住我:“我现在是别人的女朋友了,我送过来给你偷了。”我欲望强烈,也有点动情:“婧婧你知道吗?我喜欢你,我天天惦记着你。”婧婧说:“那你一直不给我打电话,你要是打电话给我,我早就忍不住过来了。”我说:“你哪里忍不住了?忍不住给我干吗?”婧婧抓住我的鸡鸡:“是你忍不住了吧?不要告诉我今天你已经硬了一下午了。”我用龟头在她湿哒哒的小缝里磨来磨去:“是啊,硬了一下午了。我要干你,把你走了那么多天欠下的都补回来。”婧婧夸张的说:“那你是准备在这张床上干我干到过年吗?”我说:“你把它扶进去。”婧婧抓住我鸡鸡,对准洞口,我沉腰一插,进去了。

  我亲吻着婧婧,又去舔她的耳朵,“婧婧,告诉我,有没有想我。”

  “不想你我会过来吗?”

  “那想我哪儿了?”性吧首发

  “你先告诉我想我哪儿了。”

  听她这样说,我把阴茎拔出来一半,然后不动,摸着她的阴蒂,一手翻开她上面的皮,一手沾点她的水,轻轻揉着。婧婧焦急的扭动着身体,我不为所动,她嗲嗲的说:“你干嘛呀?动嘛。”

  我说:“我在用肢体语言逐步告诉你,我想你哪儿了。”

  婧婧羞愧的说:“别折磨我了,我想你的鸡鸡了,想它用力的插我。”

  我举起她的双腿向下压去,快速抽插。婧婧叫起来了:“不!还没准备好,慢点儿。”我想着她现在是人家的女朋友了,感觉涨得更是厉害,更用力的插下去。婧婧叫起来了:“你这样插我很快就要高潮了,你慢点儿,我想跟你一起。”

  我说:“不行,我要把你干得一个高潮又一个高潮的,最后再跟你一起出来。”

  婧婧说:“我要高潮,可我受不了那么多高潮啊,放过我好不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19:30 , Processed in 0.20165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