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7|回复: 0

我跟两个邻居姐姐的疯狂情事 终5

[复制链接]

40

主题

513

帖子

96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5
发表于 2017-3-25 10:2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梅梅晚上打电话给我,说迟姐家里电视没有显示了,梅梅喊我去帮她调一下,看看是不是设置问题还是电视坏了。我暗自冷笑,还真是个执着的女人啊,不让她搞一下还真是一直惦记着呢。无可无不可吧,我也不是抱着必死的念头去的,但是看看她犯贱的样子,也有点变态的快感,我想看看她今天会怎么犯贱,是不是很淫荡,想到这儿我甚至有点期待有点冲动了,于是我就下楼了。迟姐穿了个睡裙开了门,我说来帮她调一下电视。性吧首发

  我进了房间,有点熟悉的感觉,就在这张床上,跟迟姐做过啊,物是人非的感觉。电视很快就调好了,不过是个小问题罢了,我确信迟姐就是想把我骗过来搞一下的。我没有对迟姐的肉体充满欲望,但是想到一个女人可以如此淫贱,我的阴茎竟然可耻的有抬头的趋势。迟姐正面抱住了我,我就这样木然的让她抱着,由着她在我脸上啃,不拒绝也不回应。可是下面已经硬了,迟姐解开我的衬衫,去亲我的乳头,一手伸进裤子,抚摸我的阴茎。她期待我回应她,可我就是不回应,我不抱她,也不摸她。迟姐脱掉了衣服,只有一条小内裤在身上。梅梅这时候打电话给我,问我下去了没有,我说下来了,让你妈跟你说吧。迟姐脸通红的拿着我的电话跟梅梅说着话。我把衣服穿上,准备离开的架势,其实走不了,手机还在这里呢。迟姐一边跟梅梅说话,一边站在门后,不让我开门出去。

  挂完电话,迟姐满脸幽怨的看着我:“这么讨厌我吗?明明也很有感觉,就是不肯要我?”我说:“我觉得很奇怪,你为什么总是一副离开男人就没法活的样子?”迟姐过来抱我:“女人是离不开男人的,我知道你瞧不起我,我还是要告诉你,在跟你那天之前,我没有男人也就这么过了,可是自从那天跟你之后我尝到滋味了,你却一次也没有再关心我,我怎么办?”我冷笑了一下:“哦,倒是我的不是了,我记得那天之后没多久我就出差了,我出差回来打你电话,你就没回来,已经早就跟人勾搭上了。”迟姐流泪了:“我离不开男人,我下贱总可以了吧?”

  那时我特别不能理解这样的女人,后来我朋友的母亲出大问题了,陆续又听到身边亲戚朋友告诉我了一些其他女人的事情,我才明白迟姐这样的女人其实比例不少,而且一山还有一山高,她这也不算夸张。我见不得女人流泪,何况,我那天其实也不是有多抗拒跟迟姐弄一下。我这样说她,其实是一直有点怨气没有发泄出来,还有就是我表现得抗拒一些,才能更好的看到她淫贱的一面,也更让自己跟迟姐都觉得我比较被动比较无辜,面对梅梅的时候我心里更轻松些。

  迟姐流泪的时候我已经软下去了,不知道是谁说的:男人的鸡巴硬了,心就软了;鸡巴软了,心就硬了。我认为有道理,但偏偏对我不适用,我心软了,鸡巴好像也会软,不知道是什么毛病。我自顾自的躺到床上,拿了两个枕头靠着,不说话。迟姐帮我倒了杯水放床头,她有点坐立不安,一会儿坐我床边,一会儿就站起来。我看看她,朝床的另一边拍了拍,迟姐就也躺到我旁边。她小心的靠着我,然后再滑动一下把脑袋搁在我怀里。虽然她还光着身子,但是淫靡的气氛反而没有多少。我一手搂住她,另一手把玩她的乳房,闭着眼睛,没有表情,作闭目养神状。我没有什么反应,迟姐被我摸得有点兴奋了,把手探到我胯下,去逗弄我的阴茎,马上硬了,但是仅仅是硬了,我没有太强的搞她的欲望,也没有硬得发胀的感觉。迟姐用牙齿轻咬我的耳垂,我有点痒。我很少询问女人的一些关于性的问题,但是问问迟姐应该没什么不妥,我就问她:“多久没做了?”“几个月了,好几个月了。”“你欲望那么强,怎么发泄的?”迟姐有点不好意思:“忍忍呗。”我又问她:“会不会有时候自摸。”迟姐说会。我还没见过女人自慰呢,有点兴趣,我说:“你自慰给我看看好不好?”迟姐有点不好意思,但今天这个氛围,她也不敢拒绝我。她平躺下,伸出右手中指按在阴蒂的位置,在内裤上自己揉了起来,还发出一些淫荡的呻吟。我说:“你自慰都不脱内裤吗?”“有时脱,有时不脱。”我说:“那你脱了吧,然后继续自慰给我看。”迟姐照做了,她自娱自乐的还玩儿得挺兴奋,自己摸摸还渐入佳境,下身水汪汪的,不时摇着腰又或是挺着胯,我看看她都快要高潮的样子,我抓住了她的乳房,捏住她的大乳头,她浑身抖了一下,“啊!”的一声高潮了,虽然不够激烈,可真是高潮。我很好奇:“你这样就能高潮了,照道理你不需要男人啊,男人不见得能让你高潮啊。”迟姐很不好意思:“今天你在这里,格外快。而且自己摸得时间长了也会不舒服,有时也不会来。”我问:“你自慰的时候专心吗?会想什么吗?”迟姐说:“当然会想象,自慰都是要想象的。”我说:“你刚才在想象什么?是不是想象我正在插你?”迟姐点点头。我说你上来做吧,对了,家里有套吗?迟姐迟疑了一下,有点黯然,但还是从柜子里拿出一盒没开封的套套。

  我不大怀疑迟姐因为找了个男人就得病了,但是,就是想让她知道:沾了屎尿的东西,一般是洗干净才能吃的!刚才看她自慰到高潮还是有点感觉的,套套带上,迟姐慢慢坐下去了,还是如上次那般,没几下她就高潮了,趴我身上,我让她起来继续,她都起不来。迟姐说:“你到上面来干好不好?”我问她:“你在上面这么容易高潮,是在上面爽还是在下面被干爽?”她说:“在上面容易高潮,在下面就不一定了,但是上次你在上面干得我非常爽,比我在上面高潮要激烈很多,我都尿了。”我听得很兴奋起来,举起她双腿,猛的深深插入,迟姐这次放得很开,大声淫叫:“我要死了,你干死我,干死我吧!”迟姐的韧带可以,我把她的腿压到她的身上都很轻松,她把头抬起想吻我,我把头抬起一点让开了,她搂住我脖子,舔我乳头。我也几天没做了,虽然戴着套套,感觉还是挺强烈的,迟姐脚面绷紧:“我又要尿了,不行了,真要尿了!”我顶进去,坐起身,揉她阴蒂,迟姐的高潮就又来了。下身的水很多,我沾着水,涂抹在她的菊花上,拔出鸡巴,往她的菊花上捅,迟姐紧张得很:“那里不行啊,不行啊!”剧烈挣扎。我用手握着鸡鸡继续往她的菊花捅,她继续挣扎,我有种强暴的快感,在她的挣扎过程中,我感觉对准了洞口,趁着她一愣的那会儿,我迅速插进去,出乎意料的顺利,比她的阴道也紧不了多少,我在她屁股底下放个枕头,肩上放着她两条腿,按住她的双手,死命的冲击,感觉是太刺激了,没几下,我就射了,然后我没有拔出,就用手去摸她的阴道口,想把指头放进去感受一下的。尼玛!原来不过是个乌龙!刚才进的还是阴道!我真是,真是欲哭无泪。

  白激动了,算了,虽然是个误会,好歹戴套也顺利发射了。我们互相抱着,喘着粗气。过了会儿,迟姐把套套取下来了,扔到卫生间,给我拿条热的湿毛巾,细心的清理我的鸡鸡。一会儿我还是起身去冲洗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躺下了,就说了句:“关灯睡觉吧。”迟姐对于我今晚留下是很意外也很激动的,她关灯后跟我并排躺着,右手抓住我的左手:“让我明天一睁开眼能看见你好不好?”我说好,睡吧。然后就睡着了。很奇怪,那天并没有想什么事情,就那么快睡着了。一觉醒来,迟姐已经醒了,看着我。我好像已经心平气和了,我说我们好好聊几句吧,迟姐说好,但是大清早的,让我不要过于打击她。我说行,但说的是实话,不那么打击你,可能也不是那么让人听得愉快。迟姐说她有心理准备。

  我说:“你过不了身边没有男人的日子,这个你不要解释,也没什么丢人的。我不是说你就要一天到晚的上床,而是你一直有依赖男人的心态,还很强烈。你可以重新去找男人,有合适的也可以结婚。但是,你应该征求梅梅的意见,虽然她肯定是希望你还是跟她爸爸在一起,我觉得也不是完全说不通。至少你不该完全漠视她的感受。”迟姐说原来是她考虑不周,现在会多跟梅梅沟通的。我继续说:“跟男人在一起不要过于热情似火,你找的是以后的老公,不是情人,更不是一夜情。作为一个男人,我可以告诉你实话,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妻子太风骚——哪怕在自己面前,什么事情都有个度。”迟姐连忙解释:“我没有在别人面前这样,也就是想勾引你。”她姑且言之,我姑且听之吧,没有深究的必要跟可能。我继续说:“至于我们,我没有反感跟你上床,但是明白说,我还是有点心理压力的。因为梅梅,你能理解吗?”迟姐表示理解,我说:“你可能理解得还不够,如果梅梅知道你跟我上床,比你抛弃她或者我抛弃她都要严重百倍,她就真的失去了所有了。我不敢想象这个后果。”迟姐想了想,确实有点后怕,她问我:“你跟梅梅到哪一步了?你说,我肯定不怪你。”我说:“目前还没有什么,她就是嚷嚷着以后做我媳妇儿。她对我很依赖,更多的是把我看成保护她的哥哥,但也不完全,比如她就很不喜欢看到我身边出现其他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迟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说:“夜路走多了,难免遇到鬼,永远不要指望着我们经常这样却能够一直瞒住梅梅,所以,只能偶尔为之。”

  我们心平气和的在友好的氛围中讨论着并不轻松的话题,迟姐做了早餐,我先回去刷牙。性吧首发早餐之前,我想起昨天在床上我拒绝了迟姐的亲吻,有一点点内疚,鬼使神差的我去吻了她一会儿,迟姐热烈的回应着。那天早晨我是对她有欲望的,可是没搞,我不能一面说着要克制、节制,一面又完全放纵自己的欲望,那我以后还怎么说说她。

  日子就这么过着,婧婧离开后我跟叶子一直也没有太好的机会一直在一起,只能很纠结的偶尔亲热一次。加盟便利店很简单,自己找好店面,其他所有活儿他们都包了,呵呵,你只要出钱就行了。到了暑假时间,我跟叶子要宽松一些了,孩子放假,跟着叶子,叶子婆婆就不怎么住过来了。我就不知道这些人怎么想的,这么小的孩子能看住妈妈偷人吗?

  彩儿看不住叶子偷我,可是我每天晚上被梅梅看住了,不能去偷叶子了,梅梅暑假上课几乎每天晚上回我家住。导致了我每天晚上比一个人睡还惨,我每天抱着这个小姑娘,还要克制自己的欲望。彩儿跟着叶子,我们白天也不太方便,去阿玲那里也不多,欲望得不到宣泄,有次半夜醒来发现裤裆里湿的,竟然梦遗了。我去冲洗了一下,换了条内裤,坐在客厅沙发上,满脸幽怨的看着房间里那个熟睡的小姑娘,我都好几年没有过梦遗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个女人在被强奸之后的那种心情。

  早晨醒来,梅梅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坏坏的跟我说:“哥哥,你不乖哦。”我说:“你是不是欠揍啊,没大没小的。”她说:“你尿裤子了。”指指内裤的位置。我有点羞愧,骂了句:“滚蛋!”又有点心头火起,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梅梅叫了起来:“啊!不要打我!夜里其实我醒了,你起来我也知道。”她一脸神秘。我有点心虚了,我一直认为梅梅睡得死,夜里不会醒,昨晚也就罢了,那以前我偷摸她,她会不会知道?是祸躲不过,我决心问个仔细:“你夜里也会醒吗?我每次醒看你都睡得像个小猪一样。”梅梅说:“一般是不醒的,昨天夜里,我被你弄醒了,觉得屁股那边有跟棍子在戳我,我发现你还没醒。我就好奇,用手摸了摸你那里,你就尿床了,然后你醒了,我就装睡。”我听得心情复杂,还好,没有完全饥渴到梦遗的地步,只是不经意间打了个飞机。我说:“那不是尿床,那是......”梅梅说:“我知道我知道,那是遗精嘛。”我一愣,我一直觉得梅梅是个小丫头,她身体还没长开,也没什么胸,其实也是个大姑娘了。(后来才发现,原来就是个太平公主啊,现在还是A罩杯也嫌大的那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01:01 , Processed in 0.211377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