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98|回复: 0

我跟两个邻居姐姐的疯狂情事 终4

[复制链接]

40

主题

513

帖子

96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5
发表于 2017-3-25 10:2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去得算晚的,到了酒店好几个人已经坐下,桌上的女人长得普遍可以。其他人都有女伴,唯独老牛(叫他老牛是因为我就记得他没事牛呼呼的)没有,这个人素质真的很差,经常干这样的事情:比如你请客,他就带朋友一起过来,朋友见他邀请以为是他请客呢,就过来了;下次朋友请客,他又说请你吃饭,把你带过去。反正自己是从来不掏钱的,还处处争个上风,显得自己很能干的样子。他的名声不好,就算是阿玲的闺蜜圈子里,也很排斥他,论收入,跟过去的老冯差不多,论人品名声老冯甩掉他几条街。跟老冯也熟悉的,他就是那种跟不少人挺熟,没事就往上凑,跟谁都不是关系很好的那种。他惦记阿玲,也惦记其他妹子,就是别人都不鸟他。我们是准时的,他们来早了,但我还是打了招呼,说不好意思来晚了,然后坐下就开吃了,别人都没有异议,唯独老牛看我不顺眼,要我罚酒。我说酒我不大能喝,等会儿陪各位都喝一点,罚酒就不必了吧。(我非常讨厌有人灌酒,灌我酒那更是不可能的,除非我自己愿意喝,谁都灌不了我酒。)老牛看到我不认罚,他也没辙。开始阴阳怪气:“小兄弟有点不给大哥面子啊。”

  妈的,我有点火冒,什么玩意儿!但是自己还是得讲点素质,我说:“不是不给面子,是真不会喝酒,等会儿还要敬大家,这罚酒一喝,那我就倒了,不太礼貌。”

  老牛得寸进尺了:“社会上混,不会喝酒可不行,今天就是个练练的好机会。”

  我不太愿意跟这种人好好说话了,没意思。我笑笑说:“练也练不出来,所以我就老老实实的不在社会上混了。”

  老牛被我这么一说也挺无趣的,又来骚扰我:“小兄弟在哪儿发财啊?做哪行的啊?”

  我说就打打工,原来在南京,去年来的无锡。谈不到哪儿发财,粗茶淡饭,勉强糊口。也饿不死。性吧首发

  老牛做了最后一点试探,很生硬的问:“这么晚过来,是不是因为不熟悉路啊。”我说打车来的,不存在,还好师傅开得不慢,总算没迟到。我对他渐渐失去应酬的耐心了。

  老牛在结束了最后一点试探的时候,就露出了极其可恶的那一面:“小兄弟啊,哥哥跟你说,男人得能在社会上混。你要是混不好,房子没有,车子没有,钱没有,你拿什么养女人呢?自己的女人就一定是自己的吗?那都是可以陪别人睡的。”

  老牛这话一说,桌上的女人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阿玲,她有点想要发作,我按住她的手。没必要,真没必要,而且,我不至于为了这几句话跟老牛大打出手吧?我随意的笑笑:“不一定要养女人,能让女人养也是一种本事。”我倒要看看,老牛今天会把桌上的人都得罪到什么地步。

  老牛很嚣张:“让女人养?哈哈,女人的钱哪里来的?都是陪别人睡挣来的。”老牛这话打击面就很广了,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喜欢他说的话。阿玲请客的那个闺蜜忍不住了:“这顿饭你不喜欢吃可以不吃,我记得没请你。”我看到老牛的尴尬,偷乐了一下。老牛脸上挂不住,跑过来自己喝了一杯,空杯给我看:“我干了,你随意。”我就喝了一小口:“那我随意了,我这酒量也只能随意了。”老牛无语的看着我,悻悻离去回到自己位置上,表示跟我无话可说。

  他们聊他们的,我吃我的饭,反正就那样。我听到有人聊起老冯,说老冯去年挣了六七十万。我没吱声,呵呵,去年半年老冯扣除给老高的也就挣了二十万吧,还包括自己的日常开销,到他们这里就变成六七十万了,谣言的可怕啊。不过也有可能是老冯自己透露出来的,说得多点,问朋友周转钱的时候容易些。

  老牛又开始很不和谐了:“老冯不仗义啊,我要是去年像他那样挣那么多,我就请在座的兄弟姐妹们好好去他那里玩儿一圈了。吃喝玩乐机票住宿全包。”桌上有人也忍不住了:“老牛你得了吧,大伙儿什么时候能花到你钱过?谁都没那本事啊。”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不准备跟他们去唱歌什么的。我发了信息给小陈,让他换一辆范总的车过来接我。我还是顾虑老冯知道。虽然很恶俗,但我也不想让阿玲的朋友们误会阿玲真的养了个吃软饭的。“老子一直走低调路线的,可今天装逼真的装成傻逼了。”我腹诽不已。到时候我也就等小陈上来跟他们说一句:“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司机已经过来接我了。”那样也就可以了。

  阿玲接了个电话,紧张的跟我说小艳到了。我到今天都怀疑阿玲是故意的,她故意让小艳看到我。没有证据可以自由心证嘛。小艳的到来让我有点不爽,但是也不是全无用处。我就不需要小陈上来了,把低调路线走到底,一样能让老牛闭嘴。

  小艳是天生的演员,不,应该说女人都是天生的演员。她一进屋,很热情的打招呼:“咦!沙总!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朝她点点头,微笑,不语。她看了一下我旁边的阿玲:“哦——你们两个,有情况啊。”然后跟阿玲说:“都说你养了个小白脸,原来你是被包养的那个啊。”阿玲说话还是有分寸的:“什么呀!我们就是朋友,我约他一起来吃个饭而已。”

  小艳一来,只顾着跟我们说话,其他人都看着她。请客的那个闺蜜问:“小艳,你也认识?”小艳说:“是啊,早就认识了。”那闺蜜对阿玲不满意了:“认识那么久,才带过来给我们看啊,藏那么紧干嘛呀?”小艳解释:“估计是阿玲才得手吧。”阿玲只好笑笑。闺蜜的男人看上去还是有点风度的,他对小艳说:“看来有眼不识泰山了,小艳,你帮着重新介绍一下吧。”小艳说:“具体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沙总是老冯的大老板,老冯自己说的。”举座皆惊。我虽然满意众人神色,但也不能瞎说,更正了一下:“我不是老冯的老板,但老冯的大老板是我介绍给老冯认识的。”

  老牛脸色很难看,但他把我得罪死了,也知道不会有什么挽回的余地,继续给我上眼药:“难怪不把大家放眼里,原来是个大人物啊。”他妈的,这一套我又不是不会,我给他也来点儿:“我不是什么大人物,千万不要那么说。只是帮了他一点点小忙,怎么就变成大人物了呢?我跟老冯怎么认识的?他跟我吃了顿饭,聊了会儿天,我觉得人不错,一来二去的就这么认识了。”我对着老牛说:“有句话我要反驳一下你,我认为老冯是个仗义的人。”我继续发挥:“说一下今天我怎么会过来吃饭的,老冯我觉得人很不错,他告诉我他的这些朋友也是很不错的人,借此机会我就跟着阿玲过来想认识一下的。结果有点失望,有些人就根本懒得说他了。我被刁难的时候也没人帮我说话,这也就算了。说老冯不仗义的时候还是没人帮他讲话,我彻底失望。老冯可是一直在我面前说朋友好的,半点不是都没说过。他这点做得很好,这才是“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呀。”

  说完我就告辞了,阿玲也跟我走了,小艳问出了什么情况,阿玲说你问她们吧。留下了有点尴尬的众人,这次吃饭算是不欢而散。阿玲问我是不是很不开心,我说没什么,但是你看到了吧,今天这情况真正受屈辱的不是我,是整个桌子的女人。任何舒适的生活都比不上维护自己的尊严来得重要。

  今天也没住阿玲那里,我觉得一直住她那儿也不好。我没有办法去准确判断阿玲有没有性病,请教过内行,但是我就没见到过有性病的女人,根据我的观察是没有任何异常,如异味、水泡、硬块、斑点等等,但这很难保证,除非带去妇科检查。我想起了上次帮阿玲看的那个女医生,也许可以去她那儿打听一下,不过她只说了要一个礼拜不能同房,那侧面证明了应该是没有问题。我最怕的是艾滋,我决定明天带她去商场,商场门口有辆常年停那儿的流动献血车,我跟她一起去献血,那过个几天就能不伤和气的知道有没有问题了。

  后来证明阿玲没有我担心的疾病,我跟阿玲说了,她跟别人做也没有关系,但必须戴套。如果找了男朋友,跟他不戴也可以,但必须告诉我,那就我戴。这话说出来有点影响和谐关系,但是安全第一,不能怕得罪人就敷衍了事。

  献血400毫升,胳膊弯里青了一大块。我就住家里养养,叶子让她婆婆给我炖了几天汤。叶子婆婆有点责怪我去献血,她觉得挺可怕的,流那么多血。我说没事,上学的时候就去献血过两次,习惯了。其实以前都是献200,这次那里劝我400,我看看很多娇小女孩子都是400,也没好意思拒绝。觉得精神不是特别好,大概还是心理原因居多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01:09 , Processed in 0.22378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