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7|回复: 0

我跟两个邻居姐姐的疯狂情事 终3

[复制链接]

40

主题

513

帖子

96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5
发表于 2017-3-25 10: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没办法,我只好侧身躺下,让阿玲也侧身躺下,我跟她呈九十度角,慢慢抽插。腿抽筋的感觉慢慢消失了,我翻身,把阿玲的腿抗在肩上,上身压下去,一插到底。阿玲在语无伦次的叫着:“我不要了,不要了,我要被插死了!”我看她摆动着头,张开着嘴,口水流出来自己都不知道的样子,很兴奋。我枪枪到底,问她:“被我插得爽不爽?”她只是说着:“不要了,不要了,我不行了。”我愈加起劲,“哦,不爽啊,那我更卖力些。”她连忙否认:“不是,是爽啊,快爽死了!”我感觉也快到临界点了,放下她一条腿,然后猛烈顶到底,停在那里,发射!终于出来了。阿玲浑身都在抽搐,我是满头大汗。我躺下会儿,喊她起来冲澡,阿玲说:“再让我躺会儿,我没力气起来了。”我就又躺下了。阿玲问我:“你这么个搞法,以后找个运动员吧,否则哪个女人都吃不消。”其实最吃不消的是我,戴套后我就是很难出,感觉到奇累无比。这样也不是回事啊,得想办法让她去检查一下,省得每次戴套,射的那么艰难。有些高档娱乐场所的女人也是很漂亮的,我也没有多少道德洁癖,可就是这个原因,我不高兴去那种地方。戴套搞,是我仅次于打飞机的第二恨。

  前后搞了一个多小时,我是体力严重透支。我问她:“刚才爽吗?”阿玲说爽是爽,就是像吃撑了之后,感觉很久都不会想吃东西的感觉,她又说:“你两个礼拜干我一次吧,那就够了。而且我不去偷别人了。”我说:“你偷不偷人我管不着,我一个礼拜干你一次,一个月扣除大姨妈来的时间也才3次,不多。”我接着说:“冲个澡,换条床单,睡吧,明天我六点就起了。”她说:“这么早啊?那我搞个闹钟给你做早餐吧。”我说不用,我出去吃早餐,你多睡会儿吧。她问我明天晚上来不来,我说看情况。

  第二天我本来是跟叶子约好了阳台交流的,但是肚子有点肌肉痛,我就干脆送叶子婆婆和彩儿去学校了。白天去了范总厂里,待了大半天。回来实在无聊,买了两条黑鱼跟八斤小龙虾,准备露一手,亲手做个酸菜鱼跟小龙虾。请钟点工来洗了一下龙虾,然后我把小龙虾烧熟,放在锅里等会儿再热一下就可以了,烧了两份,一份辣的一份不辣的。把酸菜鱼的准备工作都做好,打了个电话给梅梅班主任,接她回来吃晚饭。跟叶子婆婆也说了,晚上一起吃饭,让他们不要回老屋了。我家餐厅很小餐桌也很小,六人桌,5个人,还可以。就一个素菜,龙虾,酸菜鱼,番茄蛋汤,够吃了就行了。

  梅梅说:“菜这么多,我下去喊妈妈也来好不好?”我想想点了点头:“去喊吧。”我对她不好的看法也淡了,至少拒绝梅梅的提议会让梅梅很不开心吧。自从吵架那天起,梅梅就觉得我对迟姐挺不待见了,她有时候会想要找机会缓和一下我跟迟姐的关系。我是无所谓,可也不忍心梅梅夹在中间难受。一会儿迟姐跟在梅梅后面过来了。

  吃过晚饭,我送梅梅去学校,梅梅说晚上想回来跟我住一起。我说等你放假吧,一天到晚往回跑,会影响学习的。梅梅嘟着嘴巴一脸不乐意,我捧着她的小脸在她嘟着的嘴巴上亲了一口:“也快放假了,等几天。”梅梅才跳跳蹦蹦的下车进了学校。

  回到家里,叶子一家已经回对面去了,迟姐洗好碗,在擦桌子。我拿了一下包,准备去阿玲那儿了。我跟迟姐说:“家里不用收拾了,明天钟点工会过来打扫的。我出去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然后准备出门。迟姐快步冲到我面前,把门关上,对我说:“我们聊聊好吗?”我觉得没什么好聊的,就说改天吧。她说:“就聊一会儿,我们聊聊梅梅的事情。”我说梅梅很好很正常,我问过老师了,学校里表现还不错。迟姐满脸失望:“你现在就如此讨厌我吗?”我说没有,顶多是不太喜欢你的所作所为,讨厌你也谈不上。(一般来说,我喜欢说实话,撒谎只是偶尔不得已为之,但其实说实话最需要勇气,有时会有点刺耳,还有就是别人会误会你傲慢无礼。)迟姐说:“梅梅喜欢你。”她看着我。我静静的看着她:“我知道啊,谁都看得出来吧?”迟姐说:“不是妹妹对哥哥的那种喜欢。”我不想跟她探讨这个问题,但还是尊重一下她作为梅梅母亲的身份:“我觉得大多数还是妹妹对哥哥的喜爱,还有,你到底想说什么?让我跟梅梅保持距离吗?我觉得你更应该好好引导她。”她走到我身边:“不是,我不是要你跟梅梅保持距离。性吧首发就算梅梅以后真的嫁给你,我也是支持的,她可能再也不会遇到像你对她这么好的男人了。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遇到一个对她真正好的男人。”然后迟姐抱住我。我对迟姐的心态非常的不理解,一方面她说着支持我跟梅梅在一起,另一方面,她又抱住我,在诱惑我。说实话,我只是好奇她那怪异的想法与行为,当时对她没有欲望,当然了,也谈不上深深厌恶。

  我说:“你现在在做的事情是准备是想帮梅梅尽以后的义务吗?还是想到我是梅梅喜欢的男人就特别兴奋?”迟姐摇头:“等梅梅长大后我就把你还给她,你是觉得姐不知廉耻吗?”我说:“倒也没有,就是被你过于前卫的思想惊呆了。我是个比较传统的人,没有动过太邪恶的念头。”我停顿了一下,“我对以后会不会跟梅梅在一起都判断不了。但起码她这辈子都是我妹妹了。”迟姐抱住我不松手:“我也喜欢你,从那天起我就忘不了你了。”我有点无语,这就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吗?一天都离不开男人,想要天天搞?我说:“你太客气了,不用怕伤害我弱小的心灵。我活儿不好,那天没多久你就去找梅梅爸爸,然后又去找了那个男人。他们更能满足你。”迟姐被我说的脸一阵红,悲伤的看了我一眼,开门跑到楼下自己屋子。我也觉得这样说话不好,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我没有觉得自己活儿不好,那样说纯粹是来反驳迟姐假惺惺的情深意切的。如果在以前,我没有觉得迟姐找男人对我有什么触动,但是婧婧离开后,我反而顺带对迟姐当时的行为产生了看法。还有就是,都说女儿像妈,我对梅梅有这样风骚的妈妈心里隐隐怀有不安。

  我去了阿玲那儿,吓唬她:“今天想搞几次?”阿玲大惊:“一次都不行!我小妹妹被你搞肿了。”我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学着电影里的恶棍的语气说话:“把裤子脱下来检查,如果没有肿,今天必须搞肿,鸡巴搞不肿就黄瓜,黄瓜搞不肿就拖把柄。总有一款能搞肿。”然后自己忍不住大笑起来,阿玲笑着追着我来打我:“叫你黄瓜,叫你拖把柄。”我把她抱怀里,掀起她的睡裙,一条白色小内裤,我脱下内裤:“让我仔细瞧瞧,是不是真的肿了。”我没摸她,一摸她下面一充血,我就搞不清是不是真肿了。拉开一看,真的有点肿,也是个不耐肏的,看来以前找的人老头子为主,都没什么战斗力。她好歹也算半个专业人士,我对这种伪专家向来嗤之以鼻。本来今天就没准备搞,可是看到她的小逼逼被我昨天搞肿了,倒是很有成就感,忘了昨天的辛苦劳累,兴致高起来了。我把她的小手放在我硬了的鸡巴上,假装愁眉苦脸的问她:“怎么办?先说好,我不打飞机。”阿玲也愣住了,“怎么办呢?不能搞,又不能飞机,总不能叫个朋友来给你搞吧?”我真是被气得无语了,从良大不易啊,首先思维方式就有问题,不是一下子能改变的。我把裤子脱了,让她趴我腿间,我把鸡巴送到她的唇边,阿玲叫起来了:“我不会这个,我没做过这个啊。”我说你不会可以学嘛,来,我教你。我指引着她先亲我的阴茎的背面,然后舔我的蛋蛋,再轻轻的吮吸,接着亲我的龟头,最后含住我的阴茎,努力用嘴唇箍紧,上下滑动,不要把牙齿碰到我的鸡鸡。哈哈,她鼓着腮帮子,努力的试着按照我的指引去做,只是稍微加快一点频率,牙齿就会碰到,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疼啊。算了,我也就是瞎折腾一下,不可能出货的,就是闹着玩儿。我让她起来的时候,她腮帮子都僵硬了。我说算了吧,就是指导一下你。她没好气的看着我,我把她抱身上,轻轻的用龟头顶了顶她的菊花,她叫起来了:“不行啊,那里好脏啊!”我说外面不是洗干净了吗,我也不进去,就顶着玩玩儿。她屁股不安的扭动着,“你的花样真多,天天在琢磨怎么搞了吧?”

  我在她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我说今天放过你,我有事情跟你说。她说:“我也有事情跟你说。你先说还是我先说?”我说随便,我要说的事情不急。她说:“那我先说吧,好不好?”我说好。她说:“我说了你不管答不答应都别生气,行不行。”我说行,最多不同意呗。阿玲说:“明天有闺蜜约了一起吃饭,上次说起男朋友的事情,她们都要求我带去看看。”我说:“所以呢?”她忐忑的看着我:“我想带你过去冒充男朋友,这样也刚好让其他人也知道我有男朋友了,以后不要来找我。”我问:“上次那个小艳去吗?其他没什么,就是不想让老冯知道。”阿玲说:“我也问过了,她说小艳明天大概去不了,不过我不能肯定。最多如果小艳也去了,我让她不要跟老冯说。她肯定不会说的,她跟老冯也没有跟我那么好。”这个保证一毛钱都不值,但是,老冯知道不知道其实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不能让老冯知道我跟叶子的事,我也就点头同意了。她欲言又止:“还有就是......”我说:“一口气把话说完。”阿玲说:“桌上有可能还有男人,嗯,就是跟我好过的那种。”我笑了笑:“本来不想问你的,那你告诉我,你以前有多少个男人,说实话。”阿玲看着我,不敢说话。我也看着她:“不想回答?”她说有两个经常交往的,定期给她打钱,还有几个上过次把床的,就像老高那样的。呵呵,这话只能听听,估计不是几个吧,但也无所谓,我现在最关心的是她有没有什么病,这才是最纠结的。突然想起这个问题,我就发了信息给老高,问他跟阿玲搞的时候有没有戴套,老高说阿玲坚持要求戴了,他本着“允许不戴套的要坚决戴套,不允许不戴套的,可以选择性不戴”的精神想要不戴套搞的,除了老冯给的,又给了两千想无套的,结果死活不同意,而两千也没好意思拿回来——尽管阿玲还是上路子的准备退给他的。我看到短信后就删了,略有安慰。

  我想问她老冯的战斗力如何的,我一直不方便问叶子又有点好奇,但是想想还是没开口,以后有机会再问吧。我也不在乎阿玲今后是不是还跟以前的人上床,稍微收敛点就行了。我又不是她什么人,如果纠结这个,那就不要活了。我说:“跟你说的事情呢,是想跟你商量一下,我准备开两家24小时的便利店,加盟连锁店,大概二十几万就可以开一家,就在这里楼下开一家,还有旁边马路上也开一家。这里人挺多,夜猫子也多,应该可以的。招聘几个人,这是要上夜班的。你呢不忙的时候就待在店里,有事情出去就安排他们加班,无非多给点加班费,招聘的时候提前说清楚就行。我付你薪水,另外,利润分你一半。这种小店一般要多开几家才能多挣钱,亏基本是不会亏的,但是一两家,也不会赚到多少钱,当练练手吧。”阿玲听到很高兴,“行啊!”我说:“那就这么说,马上去落实,先找店面。”我其实考虑好久这个事情了,正好有合适的人,可以试试的。

  第二天去赴宴,我们打车过去的。虽然可能小艳不在,我让阿玲介绍我时也模糊一点,不要郑重的说名字,估计不一定有人记得。但是如果开车去,无论是借给老冯去上海的那辆还是自己开的那辆,别人一提,小艳立马知道是我。虽然做了最坏打算,尽量的,我还是希望老冯不知道。去了之后,我挺后悔去这趟的,个别人素质有问题,当然是极个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01:18 , Processed in 0.17202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