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夜生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54|回复: 0

我跟两个邻居姐姐的疯狂情事 终1

[复制链接]

40

主题

513

帖子

96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965
发表于 2017-3-25 10:25: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冯过了元宵节就走了,我没有提前回去,带着婧婧还有她妹妹出去玩儿了几天,顺便把她妹妹送到学校。我们也是元宵后回来的,又赖在叶子家住了半个月,赖不下去了才搬回自己家住。叶子婆婆带着彩儿又住回来了,不过不是每天住了,有时候吃过饭就不高兴住过来了,还是婧婧每天去接送孩子。我出差的时候,就让叶子名正言顺的住我家,陪婧婧。给婧婧买了台笔记本,她无聊的时候可以上上网,也可以在家做做文件。叶子婆婆不住这里的时候,叶子夜里都是住我家。叶子家里是那种老式的白瓷保险丝,我特地买了一个,把它电流过大烧坏了,叶子夜里住我家时,我就把这坏的换上去。万一她婆婆深夜回来查岗,那有个合理的解释为啥住我家了。不过这办法只能用一次。还真是用上了,那天夜里,婆婆突然到来,打电话给叶子,问她在哪儿,怎么半夜不在家,孩子有点发热,过来拿药。我让婧婧陪叶子一起出来的,说家中突然断电了,住我家了。然后婧婧表示一起开车送孩子去医院,叶子婆婆表示不严重,吃下药就可以了,没必要去医院。我怀疑老人家是故意来抓抓叶子的。性吧首发

  后来叶子很少夜里住我那里了,风险比较大。反正晚上过来一趟,做一下,或者早晨过来都很方便。只要不出差我跟婧婧每天都在一起,上床却不是很多,虽然跟婧婧性生活也比较和谐的,但是没有对叶子的那种持续高昂的激情,不上床我们就在两个房间睡。梅梅有的周末会回来,迟姐虽然现在每天都住家里,但梅梅回来的时候还是基本会睡我那儿。梅梅告诉我,迟姐跟那人分手了,过年的时候那奸夫的家人都表示了不欢迎的态度,他女儿尤其激烈,他也不愿坚持了。我心中冷笑了一下:迟姐准备抛夫弃子的去跟他,人家不过是玩儿了一阵子。也许床上满足不了这个荡妇,压力很大吧?

  我发现婧婧有点不对,每天上网到很晚,有时候跟我做完了,也不睡我房间,去自己房间上网。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打网络游戏,要么玩儿网恋。我没有立场去干涉她,就放任自流,不去管她。到了五月份,婧婧说毕业聚会很多了,她准备住校。我说你去吧,没事儿。我估计跟婧婧的缘分快要到头了,我让她把车开走,她说不要,在学校影响不好。我让她把文件拷出来然后删除,把笔记本带走了,她没拒绝。刚开始还会每天给我打个电话,后来电话也少了。有天晚上喝酒了,哭着打电话给我,说对不起,说要离开了,说她喜欢我,但在我那里觉得很不开心。我说走吧,不开心就走吧,把车可以开走,也可以过户给她。她不要,只是问我,以后还能做朋友吗,如果以后她想回来还能回来吗。我说我心有点乱,现在说什么都代表不了以后,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毕竟相识一场,如果她家里需要用钱,跟我开口,没有问题。

  我不能说对婧婧用情多深,但是还是挺难过的,看着空荡荡的家里,更加难过。也没有找叶子倾述的想法,我开车到了酒吧门口的路上,想想没有下车,把窗户打开,抽了好几根烟,又开车回家了。打了个电话给小陈,告诉他婧婧走了,不再回来。她有什么事可能不会好意思跟我说,但是让小陈偶尔打个电话关心一下,婧婧没什么事情也不需要向我汇报,如果有困难需要帮助,那还是要帮一下的。

  心情平复了不少,还是觉得苦闷。我打开电话簿翻了一下,来无锡一年多了,一个可以拉出去喝酒的朋友都没有。这就是平常不喜欢攀朋结友的坏处啊,做人失败。我打了个电话给阿玲,她还在外面玩儿,说接到我电话很意外,以为我把她早就忘了。我说你玩儿吧,没什么事情。她喊我一起,我说算了。过了二十分钟,她说她到家了,问我去不去。我带了两瓶红酒过去了。到了阿玲家里,我自己用钥匙开门的,阿玲在洗澡。我看到小小的屋子,听到浴室里的水流声,感觉挺温暖的。打开一瓶红酒,也找不到醒酒器,就倒了两杯放在茶几上。阿玲穿了睡袍出来了,嫣然一笑:“我感觉你出了什么事情。”我说:“没啥,失恋了。”然后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就是这么闷的一个人。过了会儿阿玲跟我说:“很难过就再追回来呗。”我笑笑:“听说变了心的女人九头牛也拉不回来。”阿玲也笑了:“变了心的男人就能拉回吗?”我点点头:“有道理,喝一口。”阿玲陪我喝了一口。我这说话节奏搞得阿玲也不知道怎么跟我说话了,她想了会儿,想开口的,我说:“不用安慰我,就这样静静的陪我喝酒就可以了。而且,少喝点,我不大能喝,也不准备喝醉。”阿玲坐到我身边,把我搂在怀里,我们不说话,小口的喝着酒。

  一瓶红酒喝完了,我不准备再开了。阿玲问:“晚上住这儿吗?”我点点头:“方便的话,我今天住这儿。”她说:“方便,欢迎你住下。”我去洗澡,但是没有带衣服来换,阿玲说,如果你明天不需要早起,是可以干的,如果还不干,我去帮你买。我说可以。我洗完澡,阿玲把我衣服也洗好晾起来了。我就赤裸着躺在阿玲粉红色的床上,竟然心里觉得很宁静,很快就睡着了。

  我早晨一般起得比较早,阿玲还睡着,我裹了条浴巾,看了一下冰箱,只有面条跟鸡蛋。我起床把阿玲惊醒了,我问她现在起不起,她说起,我就做了两人份。她说已经好久没吃过早餐了,而有人给她做早餐,已经遥远得记不起上次是什么时候了。阿玲说:“看你今天心情不错,调整得真快。男人真是冷血动物,这么快就放下了。”我请教她:“那女人分手的时候是希望男人痛苦还是不痛苦呢?”她说:“说不上来,但无论是自己提出来的还是男人提出来的,女人都会比较痛苦。”

  衣服干了,我准备回去,有点小纠结的是:我不知道是否应该付些钱给她,又不好打电话请教老冯。我还是就这么走了,没有提付钱的事儿,我怕伤了她的自尊。中午一个人吃了点东西,去叶子店里坐了会儿,告诉了一下叶子婧婧离开的事情,我跟叶子的约会肯定是受影响的,后面究竟怎样做还没考虑成熟。我让她先跟家里说婧婧出去工作了,短时间内会继续没人帮他们接孩子了。叶子看着我:“心里不好受吧?”我说:“待一起久了,突然离开总会有舍不得。昨天有点难受今天好多了。”叶子没有说话,只是温柔的看着我,趁着没人,偷偷的抱了我一下。叶子说:“你出门散散心可能会好一些。”我说:“你能去吗?”她摊摊手,我连忙说:“开玩笑的,我知道不可以。也没有严重到需要去疗伤的地步,如果你离开我,我大概连去疗伤的力气都没有了。”叶子坚定的说:“我不会,不会离开你。”

  百无聊赖,我漫无目的的在镇上转了两圈。去市里的大浴场洗澡搓背,那边还有自助餐跟演出。我下午跟晚上都混在那里了,演出很没劲,过于低俗。这时候正好收到阿玲的短信,问我今天还过不过来,说家里我昨天还有一瓶红酒没开。我就直接过去了。阿玲已经洗好澡了,我说在浴场的,澡洗了,背搓了,衣服没换。阿玲拿出一件男式睡衣,又拿出一套衣服,包括内裤,袜子,而且内裤袜子跟我身上的牌子一样。性吧首发我疑惑的看着她,她说:“你走之后我就立马去买了这些,洗好晒了一下午都干了。”我有点小感动,“你这是要包养我的节奏啊。”阿玲笑得好开心:“就包养你了,跟我一起喝西北风。”我说:“我要是不来,你这些不是白买了白洗了。”阿玲说:“你要是不来,我就送给小狗穿,反正好心都被狗吃了。”不管她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一刻我觉得至少她是把我真当朋友的。

  我去冲了一下换好新内裤出来,她问我要不要开酒,我说不要了,今天不想喝酒,她说那喝点什么呢?我说口水。我把屋子里的灯都关了,坐在沙发上,把阿玲搂在怀里,亲吻她。我有点按耐不住了,抱起她把她扔到床上。我有点顾虑,想问问她有没有安全套,又不大好意思开口。在她阴部掏了两把,沾了水的手闻了一下,没有异味,又把手伸进去感受了一下,也没有颗粒什么的。尽管很硬了,还是没有想好要不要就这样插进去。我不停的抠摸她的阴部,阿玲扭动着身子,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套套出来,我放心了。阿玲含着套套,想用嘴帮我戴上,没能成功,只好用手。

  我很少用这玩意儿,家里备着也是搞点里面的油润滑一下。戴上之后发现不是很舒服,将就着用吧。我认为她的水已经很多了,套套上又有油,认为没问题的,用力猛的一下子捅入,阿玲“啊!”的一声惨叫,我其实只觉得阻力挺大但是自己没疼。这是她的叫床方式吗?我觉得她表演太夸张了,没必要嘛,但还是停下来问:“怎么了?”她说疼,表情痛苦。我看也不像装的,就退出来一些,然后再进,很温柔,但还是疼。没办法,做不了了,她说可能皮破了。我后来请教过医生了,戴套套,如果以开始就很猛的话,男的没什么,女的真容易破皮。如果不戴套,她感觉痛,那你也会痛的,自然会停下;戴套就不一样了,是她的嫩肉跟套套摩擦,她痛,你是感觉不到痛的,这就是信息不对称吧,所以戴套开始要温柔。她说明天再说吧,明天可能就好了,而且为这个去挂急诊,实在是不太好意思。

  这两天心情不好,我也不是欲望特别强烈,阿玲问我要不要用手帮我打出来,我最恨打飞机,说不用了,没事。阿玲问我憋得会难受吗,我说没事。我们就这样拥着睡觉,时间还早,没有睡意。我说你枕头底下藏着套套,就准备我今天过来做的啊?她说:“我确定你要过来才放的,我就是准备今天吃了你的,可惜牙口太差,竟然会吃不下。”我说:“说明我性经验不丰富。”她狐疑的看着我,摇摇头:“不太像哦。”

  第二天我带她就看妇科,那个女医生教训了一下我,说我动作不该太粗鲁,要我们一个礼拜不能同房,配了一瓶洗洗用的药水跟一支软膏,让我配合她涂抹。回到阿玲家,阿玲让我回去,说省得我憋坏了,去其他女人那儿睡吧。我说我暂时没有其他女人,而且把她搞伤了,就丢下不管也不好。阿玲笑着说又不是其他地方伤了生活不能自理,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等她好了再约我。我说干脆去旅游吧,把这段时间打发掉,而且旅游会比较累,累了晚上也起不了念头,就像当兵的天天操练到累趴下,军营才不会出纰漏。

  当天就出发,我们去了四川一趟,成都,青城,九寨沟。这段时间阿玲接到几个约她出去玩儿的电话,她说在四川呢。打电话来的有男的,有女的,有女人会问是跟谁,阿玲说你们都不认识,人家说:“男朋友?”阿玲说是啊男朋友。那女人热情得很,关心这关心那,说回去后一定要带过来给她见见。然后,就有好几个女人打电话过来问关于男朋友的事情。真是无语得很。我见过的那个陪老冯的小艳也打电话来问阿玲,我没有同意告诉小艳。主要是我怕哪天我跟叶子的事情被老冯知道,然后老冯会对叶子说:“你看,你说我在外面瞎搞,你找的男人不是跟我一样?”我觉得这会对叶子刺激挺大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南京寻欢网  

GMT+8, 2018-12-17 18:20 , Processed in 0.135902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Design By moke8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